燕璃

【峰光】possession 1



剧情改动


(因为没看完橙红年代,看到了刘子光被抓,聂总接受了笔录那里,所以就想说假设刘子光被聂万峰真的构陷成功,被送进监狱……)




 now


“大哥,我们的人说,警局明天要将刘子光转移到监狱去。”


聂万峰磨蹭着手上的黑子,抬头看看了眼虎哥道,“人都联系好了?”


“联系好了。”


聂万峰点点头,默然的挥了挥手,示意让虎哥先行离开。



past


聂万峰在刘子光跑来逼问他时,便有了决断。


有些东西早在内心种下了,迟早都会发芽,只要你给他机会。


聂万峰很能忍,能在考尔比手下卑躬屈膝,能忍候四海的耀武扬威,能去娶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生子。


聂万峰也够狠,杀伐果断拿别人垫着自己往高处走,想得到的东西一样也不会放过。


他唯独对刘子光不一样,像是将心头那点为数不多的残存下来的温情全给了刘子光。


然后他对自己说,子光不一样,他们是从头开始的兄弟。


于是在三年前刘子光回到他身边之后的一天,他收到了一段录音,和一个中老年男人的声音。


他清晰的听见刘子光说,“我觉得,我救不了我哥了。”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有什么感受,该是心惊还是愤怒,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倒是和在天使欢愉过后的空虚一样,就那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他逼着刘子光杀掉了那个警察,又理所应当的将刘子光派去了公海上的新型毒品发布会,就好像一如往常的信任,他什么也不需要做只需坐着看着警方的动向就好。


他摆弄着手机,滑开屏幕又再锁上,通讯消息上顶置着刘子光的名字。


“老大”他的属下敲了门进来,“警察开始行动了。”


“嗯,知道了。”

没什么出乎意料的地方,聂万峰滑开屏幕拨通刘子光的号码。


聂万峰很少用这种智能手机去联络自己的人,刘子光刚刚开始接起电话看见号码,然后听见聂万峰的声音时也是一愣。


“有警察,撤。”


刘子光正准备说些什么,聂万峰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海上在刚刚起了风,浪有些大,船也一直晃个不停。


一颗子弹几近擦着刘子光的右肩而过,打在身后的栏杆上。


接着就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喊了起来,“有警察!”


海面上的确是有许多的船只开始靠近。


所有人都慌了,也顾不上找桑帛算账,其他分分开始找上小艇逃窜。


刘子光扔了手机,混入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聂万峰放在包里的老年机震动了一下,黄绿色的像素格屏幕上传来一条信息,“失手了。”


聂万峰看着短信没有失望,也没有松了口气,看不出什么情绪。


聂万峰对所有人,有一样事情是一样的,你得到了,就该想想有什么代价,即便刘子光也不例外。


但是至于这个代价什么时候付,那大概得看聂总的心情了。


now


刘子光的记忆在恢复,对聂万峰来说无论如何不是件好事。


把他放在别处始终是有危险。只有刘子光死了或是由自己掌控着才是安全。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刘子光死,刘子光救过他一命,他又让人去杀过刘子光一次。


更何况,当人在物质层面满足之后,总会在精神上找点事情或者寄托,单凭刘子光还欠着他,背叛了他信任的代价,聂万峰多少还是想要收点利息回来。


聂万峰将手上的棋子丢回木盒里,他在想,一个永久失踪的逃犯和一个永远被警察抓不到的毒贩,到底有什么区别……


to be continued……



「峰光」fragment「17集随感」

占tag致歉







“被撞了。”


聂万峰听见自己的声音几乎是平静的反问着,眼前却怎么也无法抑制浮现出刘子光当年,趴在网上自己喂给他水的场景。


又倔强,又脆弱。


他抬头看着虎哥,窗外的光照射进来,在他眼前背着光成了一片黑色的人影。


“对,人已经送医院抢救了。”


“候四海干的是吧。”

聂万峰觉得自己右眼跳了一下。


“肇事者还没抓着,估计应该是候四海派手下干的。”


聂万峰微微顿了一下,道“刘子光现在情况怎么样?”





聂万峰忽然有些后悔用刘子光设了这个局,他自以为可以用刘子光打通一条运输线,看着他俩鹬蚌相争,自己则坐等渔翁之利,却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反而赔了最珍贵的筹码进去。


刘子光,子光。


虎哥已经去打探消息了,他站起来慢步走到窗边,抱着双臂,心底泛起冷意。


他想着候四海,想着刘子光,又不自觉的想起从前。


自从再次遇上了失忆的刘子光,他总是想起从前。

不是怀念,他是无论如何也再不要回到以前了,只是那回忆总会让他感到一丝暖意,总归是让人贪恋的。






我我我吹爆聂总的演技,吹爆光哥,太帅了。










日更选手(bushi)

送给一个大宝贝儿的生贺


我喜欢这个骚气的楼梯


Paul Smith全球巡回展(北京)

哈哈哈哈哈😂
伦哥太可爱了

就是觉得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和热巴的cp感不强……
有种女A男O的即视感……

对不起,看来太多这就是街舞的好评

就去爬墙看了一下

虽然本来看热血街舞团是为了william

但是…这就是街舞真的比热血街舞团好看

而且?现在的人都已经这么撩了吗……

我真的nimenliangzhahaibuqujiehun!!

【磊伦】未闻未见ABO(双A )2

————

吴语果然来的这里,在鸟不拉挺有名的一个alpha和omega云集的club。

伦比坐在车上仰着头,车顶离眼睛很近,短暂的距离感压迫着他,心烦意乱。
吴语的选择来已经够明显了,自己跟来干什么。
就为了自己心里那一点的小小的侥幸?

伦比盯着那扇人来人往进出着的门,下了车。

————

高水准的alpha就是吃得香。

导致吴语刚刚进门就开始后悔,omega们热情的迎上来,那些涌上来的omega的气味甜腻缠绵,他觉得闻起来齁的够呛,想转头就走,却不知道能去哪里。

他不能回去,他怕自己受了刺激,又伤到哥哥。
原以为有些事情可以瞒一辈子,他就在一旁守护着哥哥就好,没想着一直是哥哥护着他,为他而受伤。

他想着伦比,冷着脸推开了涌上来的omega。

刚寻了个角落里坐下,就听见走过来的两个男人大声地谈论,“没想到居然是个alpha,可惜了,生得细皮嫩肉的。”

“是个低水准的,快和beta差不多了,你要是真属意,就把他灌翻了……”那人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冲同伴笑笑,搂着肩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低水准alpha”吴语低声念道,“和哥哥一样。”

他起身,不知为何有种冲动想找到那两人口中的低水准alpha。

——————

伦比可没有吴语那样好的待遇,一进门就被omega簇拥着,不过他也只是来找吴语的。

“嘿”忽然有人挡住他的去路,“来喝一杯吗。”

“不好意思,我找人。”

那人拦住他,“什么人,我可以帮你找。”

“我弟弟,吴语,他穿了件……”

“吴语,这个名字好像刚刚听过,哦,我想起来了。”

“他在哪?”

那人再次把酒举到了伦比的面前,笑道,“喝一杯,我就告诉你。”

伦比拧紧嘴唇,他酒量不好,几乎一杯就倒,但是如果这样可以找到吴语,他还是愿意……

啪———

杯子碎在地上,酒流了一地。

“滚!” 吴语黑着脸,店里五彩斑斓的颜色映照在一旁的侧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种异样的愤怒。

那男人显然是被吓到了,嘴上仍不肯示弱的小声逼叨着“神经病,妈的,什么东西”,却快步走远了。

吴语转过身,微微偏了偏头,笑着眼神却是冰冷的,“哥哥,谁都可以吗?”
他声音不大甚至有些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道,伦比却在这燥热喧闹的空间中听的清清楚楚,一阵凉意窜上脊骨。
“吴语……”

“闭嘴。你再说话,我就吻你。”

伦比还未来得及做什么解释就被吴语搂上腰,蛮横的向外走去。

吴语从哥哥腰间摸走了车钥匙,把哥哥塞进副驾驶,自己座上驾驶位。

从酒吧到家,一路无话,吴语面无表情的生气,伦比望着窗外委屈。

走到家门口,吴语退了一步,示意自己没带钥匙,伦比上前开了门。

“钥匙都不带,还真不打算回来了。”憋了一路,他好歹终于有个理由发泄一下。

“不回来岂不正好,也不会误了哥哥的事。”

“胡说什么!误……”

吴语吻上去的时候,才真正的体会到哥哥的唇,柔软,带着丝丝甜味,试探的将舌尖深入,挑起哥哥的舌头,发出啧啧水声,他的手扣上伦比的后脑勺,环过哥哥的腰,将他圈在自己怀里,他像个贪得无厌的孩子,无止境的索取,贪恋着喜爱的玩具,死不撒手。

伦比的脸憋的通红,他包容着吴语的掠夺,口腔中的氧气毫无保留的被夺走,同从前一般,吴语掠夺的气息使他感到难受,一种全然压制的感觉,几乎是想要本能的逃脱反抗是时,吴语放开了他。

俯头到哥哥耳边,双手环再哥哥的身上四处游走,喘着气暧昧的低声道,“如果酒吧里那个男人可以,那是不是我也是可以对哥为所欲为。”

磊伦
强行标记
(动作有参考)
觉得邓游戏和磊侦探的衣服特别好看……

祝大家高考顺利金榜题名!


感谢大佬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