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昊欢 君归何处「六-七」






刚回苍穹韩欢就病了。

韩欢的病来的突然,也没个预兆。整日昏睡不醒,叫了好些医生把脉也没说出个什么缘由。

岳昊在一边看着着急,终于在不知道多少个胡子花白,走路颤颤巍巍的老医师同前面他的同僚一样背手转身摸着胡子发出长叹时,岳昊登时从凳子上蹦了下来,顺势掀了面前的糕点,怒道,一群骗子。

岳昊踹开门出去,连父亲的呵斥,也未曾理会。

他向前走了一会儿,到了院子的门前才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一转头,就想起他的欢弟还躺在他身后的屋里。

要回屋吗?心口开始莫名的绞痛,岳昊在阶沿边坐下,看着仆从来来回回进出那深色的红门,清理着他打碎的糕点与瓷盘,然后父亲与韩伯父也出来了和那年迈的医师一起,他们拱手向医师道谢,惊得老医师也不得不放下医箱还礼。

老医师从门口走过时,见着他,叫了声小少爷,岳昊扭过头道,慢走,不送。
老医师提起衣摆快步上了台阶,岳昊光听着声音就知道他走的有多快。
岳昊回头撇了一眼,门口早已没有了那医师的身影,跑的够快,岳昊在心头默默冷笑,搞得他欢弟有多晦气似的。

他又在台阶上坐了会,终究是放心不下,起身进屋去看着韩欢,仿佛是只要韩欢在他眼里,他才能安心。

然后,不知又来了多少医师却是一个办法也没有。

父亲不知是从哪里得来了消息,说是有一个叫百草谷的地方有位名医,说是性情怪异,只要有钱什么病都能治,但是必须是要病人去拜访他。父亲说让人护送韩家一行人前去。

岳昊说他也要去,父亲脸色一沉骂他捣乱,大约是想起了今天白日里的事。岳昊不满意的瘪瘪嘴,不甘示弱的回击,本来就是庸医。岳掌门听了更是直接大怒,只有韩清在一旁调节了好一会,岳掌门才消了气,岳昊也答应好好在苍穹等着他们回来。

大小两个活宝,韩清在心里叹气道。

岳昊趴在床边盯着韩欢,烛火摇摇晃晃的有些昏暗,他记得韩欢会说的第一个字是他教的,喊的
第一个人也是他,那天韩欢口齿不清的叫的哥,他想他可以记一辈子,只因为那是他欢弟叫的。

他伸手去捏了捏韩欢的小肉脸,那是他花了许久才改掉的习惯,久到他都忘却了曾经的触感。
你明天要离开我啦,小尾巴,岳昊在心里默默道,不知不觉的又想起了很多事,欢弟第一次哭的模样,他第一次给欢弟喂食,欢弟吃糖人儿后拉肚子的事儿……
他想着想着不由的也困了,岳昊模模糊糊记得自己睡前想起的最后一件事,欢弟的红衣还没有送到……

岳昊趴在床边睡着了,奶妈见他趴在床边怕他夜里着凉,又不愿喊醒他,只得将他抱上了床让他和韩欢共枕而眠。



岳昊在挥手送别韩欢时,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最后一次见面。

在韩欢走后不久,那红衣就送到了。

岳昊也是在拿到红衣时,第一次轻松的笑起来,似乎是想想到了韩欢穿上红衣的模样。

他数星星盼月亮的想着念着韩欢,望着他早点回来。

可回来只有那千里迢迢的人人口口相传的百草谷血案。

韩清一行人无一生还,而韩欢也下落不明。

tbc

葡菲(小练笔)

菲茨杰拉德消失了一个月后,斯坦贝克再次见到菲茨杰拉德是在医院里的病床上,浑身上下插满了乱七八糟的管子,床头的心电仪安静的跳动,有微弱的噼里啪啦电流声在空气里流过。

病房里没有其他人,斯坦贝克推门进去了。

他自然的在病床边坐下,低头俯视着菲茨杰拉德,他的上司,这种俯视的感觉很奇怪,却让他有种莫名的快感,离近了他可以听见菲茨杰拉德微弱的呼吸声,无比脆弱。

窗帘没有拉好,阳光从缝隙中落在了菲茨杰拉德的金发上。斯坦贝克伸手触到了菲茨额前稀碎的散落的发,将它们抚向一边,菲茨的金发和他的很不一样,柔软的触感总会令人想起上佳的蝉丝,比起斯坦贝克自己的短而扎手如同田地里的秸秆堆的金发好上太多。

他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菲茨杰拉德的生命在他的眼前,俯视下流走,就像阳光,抓不住,留不下。

不,如果说是像阳光,倒不如说像菲茨杰拉德本人一样,这才是他无法抓住的东西。

护士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她拿着记录单写着一些数值,然后忽然看向斯坦贝克,“您是海姆吗?”

斯坦贝克一愣,随即笑道,“不是。”

“病人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喊这个名字,我以为……”护士抱歉的冲他笑笑,继续低头记录着数据,然后,离开了房间,轻轻的带上门。

那个在菲茨杰拉德口中被叫做海姆男人……已经埋葬在了异国他乡潮湿而黑暗的泥土里——因为这次任务。

斯坦贝克站了起来,他忽然觉得以他与菲茨杰拉德的关系,是没有理由支持他做出,坐在床边拂着菲茨杰拉德的金发这样亲昵的动作。

——能这样做的人是海姆。

可是房间里没有别人,无论他对病人的亲昵或是疏远从始至终不过是他自己的独角戏。

“海姆”

他听见菲茨杰拉德的无意识发出声音。

斯坦贝克拉好了窗帘,然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房间。

葡菲 骗更……以前的文……(-ι_-)

葡菲……唔,没有名字


私设如山:假如斯坦贝克很小就进入了组合,并由菲总教导(?)的回忆杀。


斯坦贝克向来不擅长用枪,或许是习惯于异能,或许是刚进入组合初便未被好生教导过。

他还记得刚刚进入组合之时,他的射击还是菲茨杰拉德教导的。

食指的骨节叩击着桌面,发出有节律的响声,似乎这样有助于他的回忆。

记忆真是可怕,即使早已过去许久,如今却还能在眼前显得清晰,似乎菲茨杰拉德依旧持枪而立在他的身侧,偏头眯眼瞄着前方。

那时菲茨杰拉德比他高上不少,逆着光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记得那向来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金发在风中略微的散乱,在风中轻盈的跃动。

菲茨杰拉德的教导向来随性,偶尔想起来还有他时,方才示范两下,或是有时兴致所致,便叫他在一旁看着。

斯坦贝克看过别人的师傅的教导,悉心的纠正着每一点,然后覆过自家徒弟的手纠正动作。

斯坦贝克想过何时若菲茨杰拉德愿意这样教导他,……他想过菲茨杰拉德那好看漂亮且骨节分明的手指覆过自己的手,然后环着他站在他的背后,用着慵懒的语调说着,教导着他……

不过随即摇摇头嘲笑着自己,怎么可能……那个人,太远了。

喜欢?这样的情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知道

或许是第一次见面?一见钟情?

大脑里分泌的苯基乙胺,兴奋的激动的畅诉着爱意,如澎湃的海浪涌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他想菲茨杰拉德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望着他时眼神中的冲动与挣扎,那在阳光下通透澄澈的蓝色眼睛会在贝雷帽的阴影下痛苦挣扎,连同整颗心都皱缩起来的疼痛。

今日早与往昔不同,如今是他坐在菲茨杰拉德曾经的位子上,没人以为他会为菲茨杰拉德而悲伤,这些年来他演的太像,几乎连同自己也这样认为了。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何必为一个失败者而浪费时间。

他没有改变桌上的模样,一切照旧。
水晶球也在它曾经的位置宛转过阳光,斯坦贝克很有才能,组合也恢复的很快,人人都已经将菲茨杰拉德当做曾经时,马克吐温却在一次意外中看见斯坦贝克的手指磨蹭着水晶球光滑的曲面,扭曲的映出了谁的面庞,斯坦贝克看见他进来触电般的收手,懊恼的撇过头去,像是被人撞破了秘密的孩子。

金色的阳光在水晶球中流转,像是某人在阳光下耀目的金发。

“别想了……”
吐温将文件放在桌上,安慰似的拍拍他。

他抿紧双唇,皱起眉头。

他放不下。

苯基乙胺的生命只有一年,他却爱了菲茨杰拉德那么久,怎么会只是一见钟情?

他曾凭借着异能,站在菲茨杰拉德的身边,他知道菲茨杰拉德的各种习惯,思考时小幅度的偏头,决策方案时漂亮的甩手,倚在沙发上时懒懒的样子……他不由自主地观察着菲茨杰拉德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小小的一点都令他如获至宝。

爱着菲茨杰拉德早成了习惯,欺骗着自己更是变得日常。

呼……

他将手插入自己扎手的金色短发中,合上了眼睛长长的叹息。

















要高三啦……
要好好学习啦……
那么大家再见啦……
希望大家也在这一年里也有所收获(鞠躬)

最后谢谢大家
(当然,这里是个小透明最真诚的祝福((ミ´ω`ミ))反正也没什么看到的对吧(。・ω・。))

「太芥」指尖

单纯的想赞美芥芥以及芥芥的手
没什么逻辑的东西
原本想开车的,结果怎么也开不起来(つД`)


太芥
美术生芥设定

他从手背吻下,滑落直至指尖,粗糙的舌苔掠过薄茧僵硬的轮廓,眼前的一切在昏暗的光和着芥川低沉隐忍的呼吸中开始暧昧。

太宰微微抬眼,这双手,是一切的起源。

在林中写生的芥川与恰巧路过的太宰,一切不过是巧合。

阳光在叶间被切割的支离破碎,落在芥川的身上像是沉进了溪底单调干净的斑驳的日光。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阳光中落下黑白光影,勾勒出好看的形状。

太宰走过去时,拿着瓶冰水。

你好,礼貌的问好

你的画真的很棒,不吝啬的赞扬

然后再在嘴边勾起微笑,我叫太宰治,你呢?

芥川龙之介,少年回答着,只是微微侧脸看了他一眼。

那漆黑美丽的瞳孔是无底的深渊。

芥川不是一眼会让人惊艳的类型,但是对于太宰来说,第一眼是美人便足够了。

抱歉,自然的将手搭在芥川肩上,你可送我一幅画吗?

就在他的手搭上芥川的肩的那一刻,芥川猛的转头看着,皱着眉,微微挪了挪身子,想要摆脱他搭上的手。

似乎遇到了一只可爱的小兔子,微微眯眼,笑意却不由的更盛,兔子,他喜欢的猎物。

芥川将画本递给他示意让他自己选一张。

太宰没有接过来,抬起眉笑道,看来是我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你能画一张我吗?

芥川终于转过身来,看着他,看看究竟是怎样的怪人。

良久,芥川回答道,不,我看不清你。

看不清?啊,抱歉,我不知道……

不,您意会错了。我是在说您……脸上那虚伪的面具。

我只知道达芬奇为了画画去解剖尸体,并不知道还有人会要看清一个人才肯作画。

是吗?我大多时候都不画人。

那么……你有兴趣吗?看看我虚伪面具下的……,太宰忽然停住,心道,那张早已血肉模糊的真实的脸?

芥川似乎愣了一下,抬头问道,怎么做?

太宰沉默了,定定的盯着他。

怎么了?太宰的沉默让芥川感到不安。

我将自己放在你的解剖台上,而你会给我怎样的回报?

回报?您想要什么?

我可否,亲吻你的指尖。

(昊欢)君归何处 二


最近……

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孩子的成长总是快的,总觉的前一秒还看着他躺在小小的床上捏着他的脸时,转眼间,他都能跟在你屁股后一摇一晃的追着你跑了。

这下还当真应了岳掌门那句话,岳昊还给多了个小尾巴。

不过岳昊也喜欢他欢弟喜欢的紧,无论是走到哪里都是一片赞美,而每听见别人夸赞韩欢时,岳昊总觉得脸上有光。

而那眉目间也明明白白的写着,那当然,这可是我欢弟。

然后,不自觉的拉紧韩欢的小肉手。

韩欢感受到岳昊手上的温度,也扬起脸来看他,冲着他笑,那如墨色染开的瞳子里是孩子干净的笑意。

岳昊不知道韩欢是否能懂别人对他的夸赞,但看着他笑起来的样子,岳昊总觉得他似乎是在向他笑着炫耀。

岳昊也无奈的笑了,眼神中是不自觉的宠溺,伸手捏了捏韩欢的小肉脸,心道,臭小子,当时也不知道谁皱巴巴的丑的跟个猴子似的。

一日,岳昊带着韩欢领了两个仆从下了苍穹,到那镇上正巧遇上了王五与他妹子,只见那躲在王五身后的小妮子穿了一身娇嫩的粉衣,衬着粉扑扑的脸蛋软成一团,不禁想让人上去捏两把。

岳昊盯着那妹子看,没吱声。到是王五感到了背后直勾勾的目光,转头才发现岳昊,不由得恭敬道,小少爷。

岳昊被他一叫也回了神。

似乎是盯着别人的妹妹还被抓了个现行,有些尴尬却又不愿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一般,轻哼一声,扬扬下颌示意着女孩,你妹妹?

是啊,王五笑道,小少爷不是去年还见过吗?

是吗?,岳昊皱起眉头努力回忆了一下,可惜并没有什么印象,然后,在众人眼中极为莫名的来了一句,还没我欢弟好看。

王五毕竟大岳昊几岁,尴尬的张了张嘴 ,什么也没说出来,不知怎么接这话。

空气一下突然安静,岳昊疑惑的看了看周围的人,又装头看了看自家欢弟,没明白有什么不对。

直到一直跟踪器身后的家仆咳嗽一声说,是呀,王五你妹妹怎么能有韩少爷相比呢。之后,岳昊这才算心满意足拉着韩欢去了集市。

走在集市上,岳昊心里想着那粉成一团的女孩,又不自觉的回头看那牵着自己手,一身白的韩欢。

岳昊皱了皱眉,眨着眼睛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拉着韩欢快步朝着那街角拐弯处走去,跟在身后的仆从见自家少主脸上神色变化莫测,一时皆不明白岳昊想要做甚,只得无奈相视一叹,也跟了上去。

转过那街角正是家布庄,岳昊抬脚跨入,小手朝一处一指,大声道,老板将你那布取下来,为这位公子裁件衣裳。

俩仆从一入店铺就见少爷预备拿那比春日桃花还要柔软娇嫩的粉给韩欢少爷做衣服,当即没吓得把下巴落到了地上,过了好半天,在找回自己的舌头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岳昊面前苦口婆心,唾沫横飞,口水四溅的叽里呱啦的劝了一大堆,万万不可拿那件给韩欢少爷做衣服。

岳昊听得烦,只是偏头皱眉道,有何不可。语罢,便不再理会那二人,只是望向老板催促到。

岳少爷,老板笑着取下一段红绸,您看这个如何?小少爷肌肤胜雪若是用红衣相衬岂不更好。

岳昊看着那红绸,登时眼前一亮,挑起眉稍满意的点头称赞道,好,就它。



毕竟难的得下山,几人便在镇上逗留了几日,原说是在等取走红衣之后方才回去。可还未等那红衣制成,就有元教妖人四处烧杀抢掠掳走小孩的消息传来。

两仆从听得后,二话不说,立马收拾了行囊,也顾不得岳昊的不满,回了苍穹,连那位韩欢订的红衣也未曾等到。

好在那店主一再向岳昊承诺,只要一做好,就立马派人送上苍穹。岳昊这才作罢,回了苍穹。


tbc

葡菲 记一个脑洞 有没有想写的?我大概是……

忽然有了个脑洞……但是感觉又有点奇怪……


大概是这样的……就是什么菲总要和泽尔达结婚了,然后婚前就去参加了一个单身party喝多了就和葡萄睡一起去了,后来葡萄加入组合,在一次意外中没有保护好泽尔达(菲总仇家的报复),菲总虽然知道不应该责怪葡萄,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恨他,就把葡萄派到很远的地方,葡萄感觉很不甘心(开始黑化)就准备脱离组织并利用当时的阶级矛盾(假装有)来搞事情,(其实是喜欢菲总想站在菲总面前向他解释清楚一切),可是当他的势力发展壮大又控制不住了,他发现如果他继续下去会失去菲总,可是他又没有办法停下,然后(我)想了想有两种结局1,葡萄杀死菲总,2,金屋藏娇(然后被葡萄的好友发现感觉很震惊觉得葡萄背叛了他们就去逼死菲总)……

昊欢 君归何处 一

昊欢(君归何处)

为了剧中的一些话来写的文

为了那句“不知为何,我与韩师弟一见如故。”

慢慢吞吞的剧情……


莫约是岳昊四岁时,他见堂中吵闹,便拉着身后的小厮问,发生什么事了。

小厮恭敬的答到,韩夫人有喜了。

有喜?岳昊眨眨眼,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却见人人喜上上眉梢的样子,便想着去看看,心道,总归是好事,不然大家何至于如此。于是,抬脚就向正堂走去。

岳昊前脚方才踏进正堂便被他韩伯父瞧见,笑着招手叫他过去。

岳昊过去时才见原来父亲也在。

韩伯父,父亲。脆生生的声音恭敬道。

韩家与岳家本是世交,两家家主又自幼交好师出同门,关系不然不比寻常。

昊儿,你要有小尾巴了。

父亲笑着看着他,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小尾巴?岳昊一脸惊恐的转头张望着完好无损的衣袍,紧张道,哪里?

岳、韩二人见他反应着实有趣,不由得忍俊不禁道,哪里是真长尾巴,是你韩姨要为你添一个弟弟了。

韩弟,你怎就说的清究竟是儿还是女,怎得昊儿就一定是得有个弟弟呢。

岳兄说的也是,内人也说这孩子不喜动,说不准是个女孩啊。

你瞧,是吧。可这不管无论是儿是女我们这岳韩两家的情确是不能断的。依我看不如这样,若是个男孩,就与昊儿拜为兄弟,若是个女儿,你我两家就结为姻亲,韩弟,你意下如何?

韩清微微一笑,拱手道,全凭岳兄做主。

岳昊听了半天也没懂是怎么回事,先向父亲与韩伯父告退,再去同韩姨道喜后,在回房的路上才问小厮,这是怎么回事。

小厮也絮絮叨叨向他说了大半天,不过这回他听明白,他是要有个新娘子了。

那……,岳昊看着小厮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一脸严肃的问道,那……那岂不是新娘子会和我抢韩姨做的点心?

少爷,小厮无奈的笑了,这可不是抢,您以后可都得让给人家了。

岳昊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不开心的向下拉着嘴角,哼,什么新娘子,他才不要呢。

不知是没见着自家少爷黑成一坨的脸色,还是存心的,那小厮又继续道,少爷,这以后可是要一生都要在一起的。

天,岳昊的脸小小的死亡了一会,那……那是不是这一生都吃不到韩姨做的点心了?

一甩衣袖,混着气愤与委屈快步奔回了房里,将自己卷进被窝里,心中顿时涌上一股酸涩的难受,眨巴着眼睛,极度的委屈的想到,如今新娘子要来了,没人要他了。



自此之后,岳昊每看见韩姨鼓起的小腹,心中总是一片悲凉,时而还会感到眼睛涩涩的,鼻头略略发酸。

而在这期间,岳昊也过了五岁的生辰。

终于等到有一天,众人在半夜被惊醒,说是韩夫人要生了的时候。

岳昊心头更是简直宛如刀割。
完了,他的好日子是到头了。

他耷拉着脑袋和众人在门外一起等待。

屋内响起了孩子的啼哭,看着大家都松了口气的样子,岳昊却更加的欲哭无泪,就没有明白他的悲痛的人吗?

接生婆抱着孩子出来,恭喜道,是个男孩。

岳昊登时抬起了头,开心的傻笑起来。

韩清接过孩子,看着,道,这孩子性静,可偏偏又是个男孩,不如单字为欢,有喜气热闹之意,愿日后你成长中不过分清冷孤寂。

岳掌门拍了拍韩清的肩,道,有昊儿做他兄弟怕是日后他想静也没法了。这也是实话,岳昊自打会走路起那会儿起,闯的祸就没少过。

顺势接过孩子,又道,快去看看弟媳吧,我让昊儿同他的兄弟认识认识。昊儿,过来。

岳昊见父亲叫他,连忙小跑过去。见父亲怀中抱着一物,急道,这是我兄弟?

岳掌门将孩子交到早在一旁候着的奶妈怀中,再抱起在一旁踮起脚蹦哒想看弟弟的岳昊,让他来认识一下。

岳昊一看,刚伸出的手僵在半路,奶娘怀中抱着的是一个像猴子一般长的皱巴巴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娃娃。

岳昊心道,怎会生的如此之丑,看他韩伯父怎的也是美如冠玉,韩姨虽不说有倾国倾城之姿也是风姿绰约,可这孩子却……

不过幸好,是个男孩,不是他的新娘子。



不过说来也怪,岳昊自打这孩子出世以来,便日日往那孩子那去。一呆就是半日,就瞧着韩欢,顺带连韩欢睁眼时,对那世界的第一眼也占了去。

岳昊喜欢他这弟弟的眼,就在他第一次睁眼时,他看见孩子安安静静的睁开那对如黑曜石的瞳,莹光流转,却偏又是那样静,连同时光也一起沉寂那在黑瞳中。

岳昊想起自己曾见过的最美的夜空,他却觉得他这弟弟的瞳是那夜空一层层的洗净后,再晕开的最纯净的黑。

孩子的肌肤早已不是一开始那皱皱巴巴如同猴子一般的难看了,幼嫩白皙且其触感远比那岳昊所触过的所有真丝制品还要令人爱不释手。

然而,岳昊不知从何时起就养成喜欢捏韩欢脸的习惯,一次被奶娘撞见,吓得急忙拍掉他的手,赶忙抱起孩子背对着岳昊,气道,小孩子的脸是不能捏的,日后长大睡觉时是要流口水的。

于是,岳昊只好每次趁奶娘不在时,偷偷的捏一下。

tbc










配色工具

Cheisy_努力修炼中[假]:

设定控:



为各位设计行业相关从业者整理了一些配色工具,有网站和软件,可能有些国内访问比较困难,各需所求吧。








设计素材网站汇总目录




矢量图形素材网站汇总




PSD素材下载网站汇总




免费高清图片网站(公用版权为主)




CG插画网站、社区汇总




图标素材网站汇总




国外壁纸网站汇总




国外纹理素材网站




摄影师必看的120个摄影网站




摄影师必备的50个后期制作网站




星空璀璨——宇宙图片摄影网站推荐




中文字体下载站




字体下载站(以英文字体为主)




配色工具




在线图片处理网站汇总




在线可视化数据分析绘图工具




在线文档处理工具(目前以PDF工具为主)




以图搜图引擎汇总(转载加个人整理的一些)




综合设计素材下载网站汇总




搜下载资源,就用这些网站!








配色网




http://www.peise.net/




在线配色工具 








PLTTS







http://pltts.me/








Flatuicolors








http://flatuicolors.com/




扁平化设计配色参考网站








ColorHunt





http://www.colorhunt.co/








Colourlovers











Colorjack











Colorschemedesigner











Checkmycolours











Colorschemer











Colorotate











Kuler











Colorexplorer











Dasplankton











Colorhunter











Colorblender











Genopal











Colr











Colormixers











Degraeve











Colortools











Colormunki











Colorcombos











Colorspire











Colorsontheweb











0to255











Colourco








http://www.colourco.de/




除了给一些非常有建设意义的颜色配对,支持自由生成、单色、单色与深灰色、单色与浅灰色等,同时还可以生成图片或者CSS代码、链接,所有的颜色搭配都是采用渐进的颜色展示方式进行对比的。








配色神器








兼容XP,同时推出MAC版! 加入PS色板导出,更优化了网页批量截图 | 屏幕取色等功能。








CoolorUS








PS配色应用插件工具是一款优秀的Photoshop软件配色插件工具,很多功能很便捷,也有常见的配色方法、同色、补色和相似色等,基本可以秒杀一般的网页配色工具。








Paletton





http://paletton.com/




一个成立于2002年的颜色配色工具,帮助平面设计师和网页设计师选择理想的配色方案,打开网站即可选择一种颜色,然后系统自动生成配套的色系供设计师使用。








Coolors





http://coolors.co/




一个可以让你简单、快速的选色生成工具,为你找出配色的灵感,该网站是超快速为你生成配色,每次会为你挑选由五种颜色组合而成的调色盘,并显示颜色的代码,使用者可以快速选取使用,或是锁定其中的几种颜色。




打开Coolors后,会先出现一个简单的使用介绍,点击下面的按钮继续,会随即跳出来五个不同的颜色条,每条颜色下面有颜色代码,按键盘的空格键会随机出现五种不同的颜色,如果你确定一个颜色后点击颜色条下面的Locked来锁定,单独随机变化其中没有锁定的颜色。点选色码可以复制,或是修改为其他特定颜色。




在点选色条下方的色码后,能快速选取、复制,或是修改成其他颜色。整体来说,Coolors 是个相当好用的配色、色彩工具,里头有许多使用者所提供的色盘,当你想要一些配色灵感时,不妨到Coolors 找找吧!








BrandColors:





http://brandcolors.net/ 




收录世界最知名的品牌、知名网站logo颜色的色码,可以快速下载获取颜色文件,支持ASE、SCSS、LESS和CSS格式。比如Tumblr、Toyota、Quora等公司logo的色值都可以在这里直接下载,以国外企业为主,不过拉到最下面竟然有中兴。








Pictaculous





http://www.pictaculous.com/ 




一款在线照片色彩分析工具,可以帮助用户分析图片里的颜色,只需要通过浏览器把照片上传到该网站即可帮助你把图片转化为调色板,使用者还能够将色系文档下载到本地使用。








Material Palette




http://www.materialpalette.com/




一个致力于为设计师们提供颜色组合搭配的工具,让设计师轻松的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在线生成Metaerial Design 风格配色的搭配方案,让你从烦乱的颜色中筛选出一条极具创意的颜色组合。选择好呈现出来配色方案可多格式下载。








Material UI





https://www.materialui.co/




致力于收录互联网中优秀站点的常见设计风格和配色组合的平台,该网站收录了各大社交网站里常用的代表色,还有很好用的色码表,除此之外网站还提供Material Design图示、选色器和Unicode特殊符号(Unicode Characters)检索工具。








NipponColors





http://nipponcolors.com/




日本传统色系配色网,使用者透过NIPPON COLORS 即可轻松索引检视这些日本传统配色,包括色彩名称、色码(CMYK、RGB、HEX),亦能开启动态模式,自动随机切换不同背景色。若你想要在设计上走和风配色,或是日系的素雅风格,请务必到这个网站来找寻灵感。








Color Library








http://colorlibrary.ch/




一个汇集了各种色彩搭配的色彩资源库,支持自动色彩分离;为艺术家、设计师、摄影师寻找一种全新且专业的色彩管理解决方案,这里有大量的各种颜色组合,从基本的颜色如金属色、霓虹灯、粉彩等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COLR




http://www.colr.org/




支持从Flickr里导入图片以及上传本地图片进行图片配色分析,也可以搜索匹配好的颜色组合,当上传完毕后,将滑鼠移到照片上方,就会被分割出一小块一小块的色块,透过这些色块,就可找出自己喜欢的色块,若没概念的话,也可点上方的按钮,由系统来帮你挑选。












本文由设定控主页整理,转载随意,不过因为今后可能还会更新,所以转载时希望加上原文链接,谢谢。


昊欢……叫啥名我都忘了的……3

很久以前的东西……还是发了吧




“什么?!你和秦欢共进了晚餐。”一大早陆子豪接到岳昊的电话时,差点没从床上滚了下来。

“难以置信”陆子豪高声叫到,“那可是秦欢。”

“怎么了?”不太喜欢陆子豪以这样的语调对待秦欢的岳昊不由得皱起眉头。

“你是不知道,秦欢可是……”

“整个物理系的男神?”

“不止,他可从来没有和除了他妹妹秦双以外的人有过密切交流,更不要说吃饭了。”

“哦,是吗?他还说下次可以去医学院找他。”

“天啦,岳昊你是造了什么福,要知道我可是……”陆子豪像似想起来什么似的忽然住了嘴。

“你约了他多少次可是他都没理你?”

“哼,是吗?你也别得意,说不定人家只是礼貌一下。就像你和一姑娘玩儿了一天,最后你说和你玩儿的很愉快下次再约。事实上,你再也不会约她了。”

岳昊翻了个白眼“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好心情的想着陆子豪气的发白样子,将手机揣进包里准备去找秦欢。

在医学院门口堵了半天才找到人,秦欢看着他,有些为难,“我一会还有课。”

“没事,我可以等。”

“你要不先回去,我空了打给你。”

“那好,我等你。”



事实上是,岳昊等了一下午都没有等到秦欢的电话。

而且,在他和陆子豪喝茶并相互吐槽对方的十分钟里,悄悄看了53眼手机屏幕。

当他准备看第54眼的时候,终于被陆子豪给戳穿了,于是被发现了小秘密的岳大少爷当即十分气愤的狠狠讽刺嘲笑了陆子豪一番,在对方瞠目结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离开了。

岳昊左思右想,甚至开始怀疑,秦欢那天讲的可能是场面话。

那怎么?可不能功亏一篑,正当岳昊苦口婆心劝说着自己去给秦欢打个电话,甚至在马上就要按下拨号键时,电话来了。

岳昊一看,顿时眼露笑意,心道,还真是默契。

也不想想,是谁为着打个电话纠结了近一个半小时。

“抱歉,让你久等了。有什么事吗?”可以明显听出疲惫的声音。

“哦,你上次不是说对X导演的电影感兴趣吗?今天是首映礼,本是想约你去的。”

“最近太忙了,多谢你的好意……下次我请你作为补偿吧。”

他他他……他这是在主动撩我吗?岳昊老脸一红,手一抖差点砸了电话。

小心翼翼用双手捧好电话,不自觉的连说话的语气都轻柔了,好,你说在哪儿。

他听见对面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考。

就在上次那里吧。他听见秦欢这样说。

月色明亮,洒在小路上,岳昊拿着手机哼着歌一路脚步轻快的回了宿舍。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