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

【峰光】possession 1



剧情改动


(因为没看完橙红年代,看到了刘子光被抓,聂总接受了笔录那里,所以就想说假设刘子光被聂万峰真的构陷成功,被送进监狱……)




 now


“大哥,我们的人说,警局明天要将刘子光转移到监狱去。”


聂万峰磨蹭着手上的黑子,抬头看看了眼虎哥道,“人都联系好了?”


“联系好了。”


聂万峰点点头,默然的挥了挥手,示意让虎哥先行离开。



past


聂万峰在刘子光跑来逼问他时,便有了决断。


有些东西早在内心种下了,迟早都会发芽,只要你给他机会。


聂万峰很能忍,能在考尔比手下卑躬屈膝,能忍候四海的耀武扬威,能去娶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生子。


聂万峰也够狠,杀伐果断拿别人垫着自己往高处走,想得到的东西一样也不会放过。


他唯独对刘子光不一样,像是将心头那点为数不多的残存下来的温情全给了刘子光。


然后他对自己说,子光不一样,他们是从头开始的兄弟。


于是在三年前刘子光回到他身边之后的一天,他收到了一段录音,和一个中老年男人的声音。


他清晰的听见刘子光说,“我觉得,我救不了我哥了。”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有什么感受,该是心惊还是愤怒,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倒是和在天使欢愉过后的空虚一样,就那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他逼着刘子光杀掉了那个警察,又理所应当的将刘子光派去了公海上的新型毒品发布会,就好像一如往常的信任,他什么也不需要做只需坐着看着警方的动向就好。


他摆弄着手机,滑开屏幕又再锁上,通讯消息上顶置着刘子光的名字。


“老大”他的属下敲了门进来,“警察开始行动了。”


“嗯,知道了。”

没什么出乎意料的地方,聂万峰滑开屏幕拨通刘子光的号码。


聂万峰很少用这种智能手机去联络自己的人,刘子光刚刚开始接起电话看见号码,然后听见聂万峰的声音时也是一愣。


“有警察,撤。”


刘子光正准备说些什么,聂万峰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海上在刚刚起了风,浪有些大,船也一直晃个不停。


一颗子弹几近擦着刘子光的右肩而过,打在身后的栏杆上。


接着就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喊了起来,“有警察!”


海面上的确是有许多的船只开始靠近。


所有人都慌了,也顾不上找桑帛算账,其他分分开始找上小艇逃窜。


刘子光扔了手机,混入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聂万峰放在包里的老年机震动了一下,黄绿色的像素格屏幕上传来一条信息,“失手了。”


聂万峰看着短信没有失望,也没有松了口气,看不出什么情绪。


聂万峰对所有人,有一样事情是一样的,你得到了,就该想想有什么代价,即便刘子光也不例外。


但是至于这个代价什么时候付,那大概得看聂总的心情了。


now


刘子光的记忆在恢复,对聂万峰来说无论如何不是件好事。


把他放在别处始终是有危险。只有刘子光死了或是由自己掌控着才是安全。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刘子光死,刘子光救过他一命,他又让人去杀过刘子光一次。


更何况,当人在物质层面满足之后,总会在精神上找点事情或者寄托,单凭刘子光还欠着他,背叛了他信任的代价,聂万峰多少还是想要收点利息回来。


聂万峰将手上的棋子丢回木盒里,他在想,一个永久失踪的逃犯和一个永远被警察抓不到的毒贩,到底有什么区别……


to be continued……



「峰光」fragment「17集随感」

占tag致歉







“被撞了。”


聂万峰听见自己的声音几乎是平静的反问着,眼前却怎么也无法抑制浮现出刘子光当年,趴在网上自己喂给他水的场景。


又倔强,又脆弱。


他抬头看着虎哥,窗外的光照射进来,在他眼前背着光成了一片黑色的人影。


“对,人已经送医院抢救了。”


“候四海干的是吧。”

聂万峰觉得自己右眼跳了一下。


“肇事者还没抓着,估计应该是候四海派手下干的。”


聂万峰微微顿了一下,道“刘子光现在情况怎么样?”





聂万峰忽然有些后悔用刘子光设了这个局,他自以为可以用刘子光打通一条运输线,看着他俩鹬蚌相争,自己则坐等渔翁之利,却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反而赔了最珍贵的筹码进去。


刘子光,子光。


虎哥已经去打探消息了,他站起来慢步走到窗边,抱着双臂,心底泛起冷意。


他想着候四海,想着刘子光,又不自觉的想起从前。


自从再次遇上了失忆的刘子光,他总是想起从前。

不是怀念,他是无论如何也再不要回到以前了,只是那回忆总会让他感到一丝暖意,总归是让人贪恋的。






我我我吹爆聂总的演技,吹爆光哥,太帅了。










日更选手(bushi)

送给一个大宝贝儿的生贺


我喜欢这个骚气的楼梯


Paul Smith全球巡回展(北京)

哈哈哈哈哈😂
伦哥太可爱了

就是觉得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和热巴的cp感不强……
有种女A男O的即视感……

求求石墨和老福特别玩我了……😭😭😭

对不起,看来太多这就是街舞的好评

就去爬墙看了一下

虽然本来看热血街舞团是为了william

但是…这就是街舞真的比热血街舞团好看

而且?现在的人都已经这么撩了吗……

我真的nimenliangzhahaibuqujiehun!!

【葡菲】变

其实是在群里盲狙了全国三卷

但是……我真的不会

于是就xxx乱写

大家将就看?

可能有后续?(不过更可能没有?)











——————-
斯坦贝克披上黑色风衣的时候他就变了。
尽管他自己不觉得。

他变得和菲茨杰拉德相似,好吧,不完全,但至少有一点。
总是对属下口是心非。

他总觉得自己是讨厌菲茨杰拉德的,讨厌他的自以为是,毫不在意。

横滨不算大,两人却一次也未曾遇上,但斯坦贝克却清楚的知道菲茨杰拉德在哪,只要他愿意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找菲茨杰拉德,羞辱他。
可他没有。

斯坦贝克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托下属扔在了菲茨杰拉德面前的豁口瓷碗里。

“您真是慷慨”他的属下这样说道

他没在意,只是冷眼望着窗外。

世人冷漠,没人会可怜一个乞丐,一枚硬币,够他自保。

他想起很久以前,和菲茨杰拉德一起执行任务,为了避人耳目他们绕过了商业繁华颇为富有的房子,拐进一条小巷。

那是一条曲折而污秽不堪的小路,一间房子半破着漏出许些光,斯坦贝克往里看去,一个稍大一点的男孩子照顾着穿着两个穿着女式衬衫裹着麻布衣的孩子,在地上玩着一些木棍,孩子冻得脸色发青,粗糙的麻布磨着小孩子的皮肤,大片大片的泛红,炉子里烧着矸石,只冒出一点蒸汽,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一个女人冒冒失失的从后面跑来撞了斯坦贝克一下,白色的衬衣立马留下了黑色的印子,那女人脸和手都是黑的,斯坦贝克记起这边似乎那里有座矿山。

女人连声向斯坦贝克道歉,似乎是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赔不起那件衣服,女人甚至跑进屋去冲了杯咖啡来赔罪。

斯坦贝克接过那杯咖啡时,并不比凉水暖和多少,又黑又苦,还有股木头的味道。似乎是那为了让女人不再感到歉疚,他还是把那咖啡喝了下去。

当那女人哽咽着说出,她赔不起那件衣服时。斯坦贝克不知为何,觉得自己的喉中也哽了什么东西,他看着爬在地上的孩子,摸出包里的硬币放在女人手里。

“给孩子买棉裤吧”

然后立刻转身和菲茨杰拉德一起离开,他想起在自己家被窝里睡着的妹妹红扑扑的脸蛋又想到了刚刚那两个孩子冻得发青的双颊,他走在这条街上,感到一阵莫名的寒冷。

“你该知道,这条街上还有不少婴儿像刚刚那两个孩子一样。”菲茨杰拉德落后了他半步,慢悠悠的说着,“你给了她钱买了毛裤,等毛裤穿烂了以后,他们照样受冻挨饿。”

他在嘲笑自己,斯坦贝克这样想着,嘲笑自己的所做所为,无论如何都无济于事。
他没有还嘴,这样是不明智的,在执行任务时和上司发生冲突。

他看着菲茨杰拉德华丽的衣着,在这条黑暗的道路上划分出两个世界。

那一刻他忽然想乞求上帝,让个自以为是的人,终有一天堕落到与他现在所在的街巷相称的境地,或许那时他方才会明白,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并非无济于事。

那时,他或许会感到,一枚硬币,也可以救命。

——————

当听见菲茨杰拉德要重新崛起时,他终于忍不住想去看菲茨杰拉德一眼。

在丛林里远远的看见奥尔科特站在菲茨杰拉德身边时,胸口涌上抑制不住的失望,他以为至少他会记得,那一枚硬币。

菲茨杰拉德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笑的灿烂,斯坦贝克心中就抑制不住泛酸,多少有着点不甘心。

他记起那此任务后菲茨杰拉德在交给他薪水中多放了几枚硬币,正好是他给那女人的数量。
他以为菲茨杰拉德会记得。







【磊伦】未闻未见ABO(双A )2

————

吴语果然来的这里,在鸟不拉挺有名的一个alpha和omega云集的club。

伦比坐在车上仰着头,车顶离眼睛很近,短暂的距离感压迫着他,心烦意乱。
吴语的选择来已经够明显了,自己跟来干什么。
就为了自己心里那一点的小小的侥幸?

伦比盯着那扇人来人往进出着的门,下了车。

————

高水准的alpha就是吃得香。

导致吴语刚刚进门就开始后悔,omega们热情的迎上来,那些涌上来的omega的气味甜腻缠绵,他觉得闻起来齁的够呛,想转头就走,却不知道能去哪里。

他不能回去,他怕自己受了刺激,又伤到哥哥。
原以为有些事情可以瞒一辈子,他就在一旁守护着哥哥就好,没想着一直是哥哥护着他,为他而受伤。

他想着伦比,冷着脸推开了涌上来的omega。

刚寻了个角落里坐下,就听见走过来的两个男人大声地谈论,“没想到居然是个alpha,可惜了,生得细皮嫩肉的。”

“是个低水准的,快和beta差不多了,你要是真属意,就把他灌翻了……”那人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冲同伴笑笑,搂着肩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低水准alpha”吴语低声念道,“和哥哥一样。”

他起身,不知为何有种冲动想找到那两人口中的低水准alpha。

——————

伦比可没有吴语那样好的待遇,一进门就被omega簇拥着,不过他也只是来找吴语的。

“嘿”忽然有人挡住他的去路,“来喝一杯吗。”

“不好意思,我找人。”

那人拦住他,“什么人,我可以帮你找。”

“我弟弟,吴语,他穿了件……”

“吴语,这个名字好像刚刚听过,哦,我想起来了。”

“他在哪?”

那人再次把酒举到了伦比的面前,笑道,“喝一杯,我就告诉你。”

伦比拧紧嘴唇,他酒量不好,几乎一杯就倒,但是如果这样可以找到吴语,他还是愿意……

啪———

杯子碎在地上,酒流了一地。

“滚!” 吴语黑着脸,店里五彩斑斓的颜色映照在一旁的侧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种异样的愤怒。

那男人显然是被吓到了,嘴上仍不肯示弱的小声逼叨着“神经病,妈的,什么东西”,却快步走远了。

吴语转过身,微微偏了偏头,笑着眼神却是冰冷的,“哥哥,谁都可以吗?”
他声音不大甚至有些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道,伦比却在这燥热喧闹的空间中听的清清楚楚,一阵凉意窜上脊骨。
“吴语……”

“闭嘴。你再说话,我就吻你。”

伦比还未来得及做什么解释就被吴语搂上腰,蛮横的向外走去。

吴语从哥哥腰间摸走了车钥匙,把哥哥塞进副驾驶,自己座上驾驶位。

从酒吧到家,一路无话,吴语面无表情的生气,伦比望着窗外委屈。

走到家门口,吴语退了一步,示意自己没带钥匙,伦比上前开了门。

“钥匙都不带,还真不打算回来了。”憋了一路,他好歹终于有个理由发泄一下。

“不回来岂不正好,也不会误了哥哥的事。”

“胡说什么!误……”

吴语吻上去的时候,才真正的体会到哥哥的唇,柔软,带着丝丝甜味,试探的将舌尖深入,挑起哥哥的舌头,发出啧啧水声,他的手扣上伦比的后脑勺,环过哥哥的腰,将他圈在自己怀里,他像个贪得无厌的孩子,无止境的索取,贪恋着喜爱的玩具,死不撒手。

伦比的脸憋的通红,他包容着吴语的掠夺,口腔中的氧气毫无保留的被夺走,同从前一般,吴语掠夺的气息使他感到难受,一种全然压制的感觉,几乎是想要本能的逃脱反抗是时,吴语放开了他。

俯头到哥哥耳边,双手环再哥哥的身上四处游走,喘着气暧昧的低声道,“如果酒吧里那个男人可以,那是不是我也是可以对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