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

哈哈哈哈哈😂
伦哥太可爱了

就是觉得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和热巴的cp感不强……
有种女A男O的即视感……

求求石墨和老福特别玩我了……😭😭😭

对不起,看来太多这就是街舞的好评

就去爬墙看了一下

虽然本来看热血街舞团是为了william

但是…这就是街舞真的比热血街舞团好看

而且?现在的人都已经这么撩了吗……

我真的nimenliangzhahaibuqujiehun!!

【葡菲】变

其实是在群里盲狙了全国三卷

但是……我真的不会

于是就xxx乱写

大家将就看?

可能有后续?(不过更可能没有?)











——————-
斯坦贝克披上黑色风衣的时候他就变了。
尽管他自己不觉得。

他变得和菲茨杰拉德相似,好吧,不完全,但至少有一点。
总是对属下口是心非。

他总觉得自己是讨厌菲茨杰拉德的,讨厌他的自以为是,毫不在意。

横滨不算大,两人却一次也未曾遇上,但斯坦贝克却清楚的知道菲茨杰拉德在哪,只要他愿意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找菲茨杰拉德,羞辱他。
可他没有。

斯坦贝克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托下属扔在了菲茨杰拉德面前的豁口瓷碗里。

“您真是慷慨”他的属下这样说道

他没在意,只是冷眼望着窗外。

世人冷漠,没人会可怜一个乞丐,一枚硬币,够他自保。

他想起很久以前,和菲茨杰拉德一起执行任务,为了避人耳目他们绕过了商业繁华颇为富有的房子,拐进一条小巷。

那是一条曲折而污秽不堪的小路,一间房子半破着漏出许些光,斯坦贝克往里看去,一个稍大一点的男孩子照顾着穿着两个穿着女式衬衫裹着麻布衣的孩子,在地上玩着一些木棍,孩子冻得脸色发青,粗糙的麻布磨着小孩子的皮肤,大片大片的泛红,炉子里烧着矸石,只冒出一点蒸汽,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一个女人冒冒失失的从后面跑来撞了斯坦贝克一下,白色的衬衣立马留下了黑色的印子,那女人脸和手都是黑的,斯坦贝克记起这边似乎那里有座矿山。

女人连声向斯坦贝克道歉,似乎是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赔不起那件衣服,女人甚至跑进屋去冲了杯咖啡来赔罪。

斯坦贝克接过那杯咖啡时,并不比凉水暖和多少,又黑又苦,还有股木头的味道。似乎是那为了让女人不再感到歉疚,他还是把那咖啡喝了下去。

当那女人哽咽着说出,她赔不起那件衣服时。斯坦贝克不知为何,觉得自己的喉中也哽了什么东西,他看着爬在地上的孩子,摸出包里的硬币放在女人手里。

“给孩子买棉裤吧”

然后立刻转身和菲茨杰拉德一起离开,他想起在自己家被窝里睡着的妹妹红扑扑的脸蛋又想到了刚刚那两个孩子冻得发青的双颊,他走在这条街上,感到一阵莫名的寒冷。

“你该知道,这条街上还有不少婴儿像刚刚那两个孩子一样。”菲茨杰拉德落后了他半步,慢悠悠的说着,“你给了她钱买了毛裤,等毛裤穿烂了以后,他们照样受冻挨饿。”

他在嘲笑自己,斯坦贝克这样想着,嘲笑自己的所做所为,无论如何都无济于事。
他没有还嘴,这样是不明智的,在执行任务时和上司发生冲突。

他看着菲茨杰拉德华丽的衣着,在这条黑暗的道路上划分出两个世界。

那一刻他忽然想乞求上帝,让个自以为是的人,终有一天堕落到与他现在所在的街巷相称的境地,或许那时他方才会明白,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并非无济于事。

那时,他或许会感到,一枚硬币,也可以救命。

——————

当听见菲茨杰拉德要重新崛起时,他终于忍不住想去看菲茨杰拉德一眼。

在丛林里远远的看见奥尔科特站在菲茨杰拉德身边时,胸口涌上抑制不住的失望,他以为至少他会记得,那一枚硬币。

菲茨杰拉德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笑的灿烂,斯坦贝克心中就抑制不住泛酸,多少有着点不甘心。

他记起那此任务后菲茨杰拉德在交给他薪水中多放了几枚硬币,正好是他给那女人的数量。
他以为菲茨杰拉德会记得。







【磊伦】未闻未见ABO(双A )2

————

吴语果然来的这里,在鸟不拉挺有名的一个alpha和omega云集的club。

伦比坐在车上仰着头,车顶离眼睛很近,短暂的距离感压迫着他,心烦意乱。
吴语的选择来已经够明显了,自己跟来干什么。
就为了自己心里那一点的小小的侥幸?

伦比盯着那扇人来人往进出着的门,下了车。

————

高水准的alpha就是吃得香。

导致吴语刚刚进门就开始后悔,omega们热情的迎上来,那些涌上来的omega的气味甜腻缠绵,他觉得闻起来齁的够呛,想转头就走,却不知道能去哪里。

他不能回去,他怕自己受了刺激,又伤到哥哥。
原以为有些事情可以瞒一辈子,他就在一旁守护着哥哥就好,没想着一直是哥哥护着他,为他而受伤。

他想着伦比,冷着脸推开了涌上来的omega。

刚寻了个角落里坐下,就听见走过来的两个男人大声地谈论,“没想到居然是个alpha,可惜了,生得细皮嫩肉的。”

“是个低水准的,快和beta差不多了,你要是真属意,就把他灌翻了……”那人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冲同伴笑笑,搂着肩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低水准alpha”吴语低声念道,“和哥哥一样。”

他起身,不知为何有种冲动想找到那两人口中的低水准alpha。

——————

伦比可没有吴语那样好的待遇,一进门就被omega簇拥着,不过他也只是来找吴语的。

“嘿”忽然有人挡住他的去路,“来喝一杯吗。”

“不好意思,我找人。”

那人拦住他,“什么人,我可以帮你找。”

“我弟弟,吴语,他穿了件……”

“吴语,这个名字好像刚刚听过,哦,我想起来了。”

“他在哪?”

那人再次把酒举到了伦比的面前,笑道,“喝一杯,我就告诉你。”

伦比拧紧嘴唇,他酒量不好,几乎一杯就倒,但是如果这样可以找到吴语,他还是愿意……

啪———

杯子碎在地上,酒流了一地。

“滚!” 吴语黑着脸,店里五彩斑斓的颜色映照在一旁的侧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种异样的愤怒。

那男人显然是被吓到了,嘴上仍不肯示弱的小声逼叨着“神经病,妈的,什么东西”,却快步走远了。

吴语转过身,微微偏了偏头,笑着眼神却是冰冷的,“哥哥,谁都可以吗?”
他声音不大甚至有些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道,伦比却在这燥热喧闹的空间中听的清清楚楚,一阵凉意窜上脊骨。
“吴语……”

“闭嘴。你再说话,我就吻你。”

伦比还未来得及做什么解释就被吴语搂上腰,蛮横的向外走去。

吴语从哥哥腰间摸走了车钥匙,把哥哥塞进副驾驶,自己座上驾驶位。

从酒吧到家,一路无话,吴语面无表情的生气,伦比望着窗外委屈。

走到家门口,吴语退了一步,示意自己没带钥匙,伦比上前开了门。

“钥匙都不带,还真不打算回来了。”憋了一路,他好歹终于有个理由发泄一下。

“不回来岂不正好,也不会误了哥哥的事。”

“胡说什么!误……”

吴语吻上去的时候,才真正的体会到哥哥的唇,柔软,带着丝丝甜味,试探的将舌尖深入,挑起哥哥的舌头,发出啧啧水声,他的手扣上伦比的后脑勺,环过哥哥的腰,将他圈在自己怀里,他像个贪得无厌的孩子,无止境的索取,贪恋着喜爱的玩具,死不撒手。

伦比的脸憋的通红,他包容着吴语的掠夺,口腔中的氧气毫无保留的被夺走,同从前一般,吴语掠夺的气息使他感到难受,一种全然压制的感觉,几乎是想要本能的逃脱反抗是时,吴语放开了他。

俯头到哥哥耳边,双手环再哥哥的身上四处游走,喘着气暧昧的低声道,“如果酒吧里那个男人可以,那是不是我也是可以对哥为所欲为。”

磊伦
强行标记
(动作有参考)
觉得邓游戏和磊侦探的衣服特别好看……

祝大家高考顺利金榜题名!


感谢大佬的字

【吴语伦比】磊伦(abo,双A)未见未闻(一)

@auguie 妹子点的au,我没写过abo,但是我想搞双A,我想慢慢写……(车和吃醋会有的!I promise!)

我真的掉粉了……真的好尴尬啊……😅……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吴语红着眼,磕上了哥哥的唇。

他的嘴唇在疼,嘴里的铁锈味刺激着他空白的大脑,让压抑的情绪在一瞬间炸开,粉身碎骨。

他放任自己的手紧紧的扣着哥哥的头,搂着哥哥的腰,舌头尝过哥哥唇的味道,然后在口腔中掠夺。伦比推不开他,但也没狠下心来咬他,到底是心软,被吴语吃尽了豆腐,还是不愿伤他分毫。

伦比对自己没什么期望,硬要说有什么,就是在交易了十年生命后,可以尽量多活几年,多看吴语几眼。

吴语想要的他都愿意给,只是从来没想过让吴语留在鸟不拉,吴语值得更好的,他一直这样认为。
他的生命已经过了大半,别让剩下的一半耽误了吴语。


吴语放开伦比时,伦比整个人软的几乎站立都很困难,缺氧。
他俩喘着气,吴语的眼睛还是红着的,他看着伦比,“哥,我难受。”

伦比从来不知道alpha也有发情期,至少他没有。
他手足无措的坐在在床沿边上,双手撑着着身体,他帮不了吴语,现在房间里两个alpha的信息素混乱在一起,闻起来像是战场上的硝烟。

最后还是吴语开口,他们才去了医院。

吴语自己进的诊室,伦比在外面等着。

医生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omega,当然,如果不想找,医院也有特定的抑制剂。

吴语说,好,就要抑制剂。

走的时候医生叮嘱道,自己注意点,别再受什么刺激。

吴语看着伦比下楼的背影,点了点头,受不受刺激,不是他说了算。


伦比到了车库坐在驾驶座上,才恍然觉得嘴唇有点疼,口腔里还有股血味,他舔了舔,原来磕破了流了点血。

他没法不去想吴语那个拙劣的吻混着信息素所留下的余韵,蛮横强势的侵占的味道,完全高水准的alpha。
不像他,和甄香的交易所带走的,几乎使他的信息素堕落到了低水准alpha边缘,靠近beta。

他自嘲的想着,如果再堕落一点,刚才说不定就会方便许多了。
胡思乱想了一会,吴语的电话打断了他,“哥,我今天不回来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伦比握住方向盘的指节因用力过度而有些泛白,尽管没人看得见,他还是笑着回答着,“好。”

吴语挂断的电话。
伦比像泄了气一般将头压在方向盘上,是了,没人会在软语香怀的omega和信息素缺失的alpha中去选择一个alpha,但是就算在omega和alpha之间选择,任凭谁会想要一个omega,他埋着头低低的笑着,心里却泛着酸。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吴语值得更好的,而脑中却又不可抑制的想起那个吻。

他刚刚开出地下车库,就看见吴语上了辆出租。
伦比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他只希望吴语去的不是他想的那个地方。

———

吴语刚刚下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就看见伦比在发呆,然后又拿纸巾擦了擦嘴唇,好像是流血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唇,什么事也没有,可他觉得那里在疼。
吴语想起医生的叮嘱。
摸出手机给哥哥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看见了哥哥的笑在听见他不回去时,吴语只觉得自己一下子被哽住了,心里一下一下的疼着,他什么也没说,转身上了电梯,挂了电话。



【吴语伦比】鸟不拉市(乡村)爱情故事4


我…今天早上很兴奋的起床……憋了一上午……
一辆破烂婴儿车送个大家,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那个垃圾文笔就行(给大家比小心心❤️❤️哦~


还有就是有个问题想问大家,我是不是每一节有点太短了……

————

4.

吴语想,恐怕再也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时候了。

整个身子僵直的立着,他咽了口口水,“哥”

“是房间太热了吧,我去关空调。”

“哥。”吴语整个人把伦比缠住,从背后抱着伦比,头埋在颈间,闷闷道,“别走。”

伦比似乎被吓到了,僵直在那没有动,只是手死死的扣在吴语的手臂上。

伦比感受到尾椎那里被什么炽热而又坚硬的物体戳着,他知道是什么。

他应该感到害怕,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可他没有,只觉得前几夜里,他费劲心思建立起来的理智一下子荡然无存,就连因为弟弟有了女朋友,自己可笑的失眠,也仿佛有了理由。

“好,不走



鸟不拉市旅游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