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葡菲 骗更……以前的文……(-ι_-)

葡菲……唔,没有名字


私设如山:假如斯坦贝克很小就进入了组合,并由菲总教导(?)的回忆杀。


斯坦贝克向来不擅长用枪,或许是习惯于异能,或许是刚进入组合初便未被好生教导过。

他还记得刚刚进入组合之时,他的射击还是菲茨杰拉德教导的。

食指的骨节叩击着桌面,发出有节律的响声,似乎这样有助于他的回忆。

记忆真是可怕,即使早已过去许久,如今却还能在眼前显得清晰,似乎菲茨杰拉德依旧持枪而立在他的身侧,偏头眯眼瞄着前方。

那时菲茨杰拉德比他高上不少,逆着光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记得那向来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金发在风中略微的散乱,在风中轻盈的跃动。

菲茨杰拉德的教导向来随性,偶尔想起来还有他时,方才示范两下,或是有时兴致所致,便叫他在一旁看着。

斯坦贝克看过别人的师傅的教导,悉心的纠正着每一点,然后覆过自家徒弟的手纠正动作。

斯坦贝克想过何时若菲茨杰拉德愿意这样教导他,……他想过菲茨杰拉德那好看漂亮且骨节分明的手指覆过自己的手,然后环着他站在他的背后,用着慵懒的语调说着,教导着他……

不过随即摇摇头嘲笑着自己,怎么可能……那个人,太远了。

喜欢?这样的情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知道

或许是第一次见面?一见钟情?

大脑里分泌的苯基乙胺,兴奋的激动的畅诉着爱意,如澎湃的海浪涌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他想菲茨杰拉德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望着他时眼神中的冲动与挣扎,那在阳光下通透澄澈的蓝色眼睛会在贝雷帽的阴影下痛苦挣扎,连同整颗心都皱缩起来的疼痛。

今日早与往昔不同,如今是他坐在菲茨杰拉德曾经的位子上,没人以为他会为菲茨杰拉德而悲伤,这些年来他演的太像,几乎连同自己也这样认为了。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何必为一个失败者而浪费时间。

他没有改变桌上的模样,一切照旧。
水晶球也在它曾经的位置宛转过阳光,斯坦贝克很有才能,组合也恢复的很快,人人都已经将菲茨杰拉德当做曾经时,马克吐温却在一次意外中看见斯坦贝克的手指磨蹭着水晶球光滑的曲面,扭曲的映出了谁的面庞,斯坦贝克看见他进来触电般的收手,懊恼的撇过头去,像是被人撞破了秘密的孩子。

金色的阳光在水晶球中流转,像是某人在阳光下耀目的金发。

“别想了……”
吐温将文件放在桌上,安慰似的拍拍他。

他抿紧双唇,皱起眉头。

他放不下。

苯基乙胺的生命只有一年,他却爱了菲茨杰拉德那么久,怎么会只是一见钟情?

他曾凭借着异能,站在菲茨杰拉德的身边,他知道菲茨杰拉德的各种习惯,思考时小幅度的偏头,决策方案时漂亮的甩手,倚在沙发上时懒懒的样子……他不由自主地观察着菲茨杰拉德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小小的一点都令他如获至宝。

爱着菲茨杰拉德早成了习惯,欺骗着自己更是变得日常。

呼……

他将手插入自己扎手的金色短发中,合上了眼睛长长的叹息。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