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葡菲(小练笔)

菲茨杰拉德消失了一个月后,斯坦贝克再次见到菲茨杰拉德是在医院里的病床上,浑身上下插满了乱七八糟的管子,床头的心电仪安静的跳动,有微弱的噼里啪啦电流声在空气里流过。

病房里没有其他人,斯坦贝克推门进去了。

他自然的在病床边坐下,低头俯视着菲茨杰拉德,他的上司,这种俯视的感觉很奇怪,却让他有种莫名的快感,离近了他可以听见菲茨杰拉德微弱的呼吸声,无比脆弱。

窗帘没有拉好,阳光从缝隙中落在了菲茨杰拉德的金发上。斯坦贝克伸手触到了菲茨额前稀碎的散落的发,将它们抚向一边,菲茨的金发和他的很不一样,柔软的触感总会令人想起上佳的蝉丝,比起斯坦贝克自己的短而扎手如同田地里的秸秆堆的金发好上太多。

他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菲茨杰拉德的生命在他的眼前,俯视下流走,就像阳光,抓不住,留不下。

不,如果说是像阳光,倒不如说像菲茨杰拉德本人一样,这才是他无法抓住的东西。

护士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她拿着记录单写着一些数值,然后忽然看向斯坦贝克,“您是海姆吗?”

斯坦贝克一愣,随即笑道,“不是。”

“病人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喊这个名字,我以为……”护士抱歉的冲他笑笑,继续低头记录着数据,然后,离开了房间,轻轻的带上门。

那个在菲茨杰拉德口中被叫做海姆男人……已经埋葬在了异国他乡潮湿而黑暗的泥土里——因为这次任务。

斯坦贝克站了起来,他忽然觉得以他与菲茨杰拉德的关系,是没有理由支持他做出,坐在床边拂着菲茨杰拉德的金发这样亲昵的动作。

——能这样做的人是海姆。

可是房间里没有别人,无论他对病人的亲昵或是疏远从始至终不过是他自己的独角戏。

“海姆”

他听见菲茨杰拉德的无意识发出声音。

斯坦贝克拉好了窗帘,然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房间。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