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昊欢 君归何处「六-七」






刚回苍穹韩欢就病了。

韩欢的病来的突然,也没个预兆。整日昏睡不醒,叫了好些医生把脉也没说出个什么缘由。

岳昊在一边看着着急,终于在不知道多少个胡子花白,走路颤颤巍巍的老医师同前面他的同僚一样背手转身摸着胡子发出长叹时,岳昊登时从凳子上蹦了下来,顺势掀了面前的糕点,怒道,一群骗子。

岳昊踹开门出去,连父亲的呵斥,也未曾理会。

他向前走了一会儿,到了院子的门前才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一转头,就想起他的欢弟还躺在他身后的屋里。

要回屋吗?心口开始莫名的绞痛,岳昊在阶沿边坐下,看着仆从来来回回进出那深色的红门,清理着他打碎的糕点与瓷盘,然后父亲与韩伯父也出来了和那年迈的医师一起,他们拱手向医师道谢,惊得老医师也不得不放下医箱还礼。

老医师从门口走过时,见着他,叫了声小少爷,岳昊扭过头道,慢走,不送。
老医师提起衣摆快步上了台阶,岳昊光听着声音就知道他走的有多快。
岳昊回头撇了一眼,门口早已没有了那医师的身影,跑的够快,岳昊在心头默默冷笑,搞得他欢弟有多晦气似的。

他又在台阶上坐了会,终究是放心不下,起身进屋去看着韩欢,仿佛是只要韩欢在他眼里,他才能安心。

然后,不知又来了多少医师却是一个办法也没有。

父亲不知是从哪里得来了消息,说是有一个叫百草谷的地方有位名医,说是性情怪异,只要有钱什么病都能治,但是必须是要病人去拜访他。父亲说让人护送韩家一行人前去。

岳昊说他也要去,父亲脸色一沉骂他捣乱,大约是想起了今天白日里的事。岳昊不满意的瘪瘪嘴,不甘示弱的回击,本来就是庸医。岳掌门听了更是直接大怒,只有韩清在一旁调节了好一会,岳掌门才消了气,岳昊也答应好好在苍穹等着他们回来。

大小两个活宝,韩清在心里叹气道。

岳昊趴在床边盯着韩欢,烛火摇摇晃晃的有些昏暗,他记得韩欢会说的第一个字是他教的,喊的
第一个人也是他,那天韩欢口齿不清的叫的哥,他想他可以记一辈子,只因为那是他欢弟叫的。

他伸手去捏了捏韩欢的小肉脸,那是他花了许久才改掉的习惯,久到他都忘却了曾经的触感。
你明天要离开我啦,小尾巴,岳昊在心里默默道,不知不觉的又想起了很多事,欢弟第一次哭的模样,他第一次给欢弟喂食,欢弟吃糖人儿后拉肚子的事儿……
他想着想着不由的也困了,岳昊模模糊糊记得自己睡前想起的最后一件事,欢弟的红衣还没有送到……

岳昊趴在床边睡着了,奶妈见他趴在床边怕他夜里着凉,又不愿喊醒他,只得将他抱上了床让他和韩欢共枕而眠。



岳昊在挥手送别韩欢时,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最后一次见面。

在韩欢走后不久,那红衣就送到了。

岳昊也是在拿到红衣时,第一次轻松的笑起来,似乎是想想到了韩欢穿上红衣的模样。

他数星星盼月亮的想着念着韩欢,望着他早点回来。

可回来只有那千里迢迢的人人口口相传的百草谷血案。

韩清一行人无一生还,而韩欢也下落不明。

tbc

评论(1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