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佩刀/极东/菊耀

极东「菊耀」
“刀很好看”
“谢谢”
“可为什么总是一直带着呢?”
“抱歉?”
“啊啊,我的意思是现在已经不是冷兵器时代了,不是吗?”

黑色的瞳中流露出沉默,没有回话,拇指轻挑,刀锋出鞘,锋利的刀刃映着屋外明媚的阳光,显得干净又纯洁。本田菊不由的想起曾经那个雨天,刀刃上流淌过的是那人高贵的血脉⋯⋯

“大概⋯⋯是习惯吧。”

习惯吗?
路德维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饰这脸上的尴尬。

本田菊低着头,耳边的黑发微微垂下看不清神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真的只是习惯吗?
本田菊很清楚,只不过是借口罢了。而路德维希也不会深究,这不是他们谈话的目的。
那么⋯⋯为什么?固执的配带着这把刀。

为什么?
自己似乎也不知道,不自觉的抚上腰间那把佩刀,寻找熟悉的感觉,轻合双目,眼前又浮现起刀刃上萦绕着暗红鲜血的样子,然后⋯⋯猛地睁眼,淡漠的瞳中流转过怀念。

“菊君”
金发男人已经站在了门口,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礼盒“这是一点心意,请收下。”
“多谢”
接过路德维希送来的礼盒,目送着路德维希消失在屋外耀眼的阳光中。
大开礼盒,里面是一把做工精致的手枪,很符合德国严谨的风格。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进屋将礼盒放入柜中。

明白德国的好意,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冷兵器的时代都已经过去了,可他,却始终不愿放下佩刀。
没有由来的固执的执念。
像是对某人的誓言一般要铭刻在心间,可惜,他从未对任何人许下这样的誓言。

刀上流淌过那人的鲜血。他所最爱的,而如今却最恨他的人。

他永远忘不了那黑眸中倒映出他自己的身影是所侵染的震惊,愤怒与失望。
那一刻他竟满心欢喜,终于,你的眼中只有我一人。
耀君,你可知。若能让此刻永恒,我愿奉上一切。

可惜,终是妄想。
是不是很蠢,只是为了一时而毁掉能站在你身后的机会。
可是,别无选择。不甘地站在你身后看着你的眼中映出天下,却没有我的样子。和其他人一样被你同等的对待的我,要不如让你恨着。
起码我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不是吗?

叹息着在后院坐下,感受着阳光,不自觉的望向他曾深爱着而如今恨着他的土地的方向。

回不去了,无论他做什么,都回不去了。

自从他做出了选择开始,一切都已经注定好了结局。

“这样也好,至少我与别人是不同的。”
他在阳光下笑的明媚。


END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