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太芥[苏萨克氏侯群症]

太芥[苏萨克氏侯群症]

[一]
在侦探社得知芥川失踪一周后,太宰在街上看见了芥川。他毫无防备的走在街上,以至于被人跟踪了也不曾发觉。

于是,太宰忍不住走上去拍了拍他。

芥川转过头来,将罗生门凝成小刀抵在太宰的颈间,冷漠的看着他,“你是谁?”

[二]

太宰把芥川捡回了家,尽管手段有些强硬。

他看着芥川倔强的样子,不由得想起当年将芥川带回黑手党的时候,芥川也是如现在这般顽固倔强。

[三]

他一开始只是以为芥川是失忆。

可是第二天清晨,芥川用罗生门将他钉在墙上。
“你是谁?”他又这样问道。

[四]

他带了芥川去密医那里。
芥川有些抗拒,但最终还是乖乖的接受了检查。

密医看着各项指标,想了想对太宰说,“是苏萨克氏侯群症,病因不明,治疗方式不明,出现病例极少,以二十四小时为单位开始重新更新记忆。”密医看了看他的神情,犹豫了一下说道“也有可能自愈。”

[五]

太宰看着芥川的眼中的戒备,心莫名的抽搐着疼了起来。

芥川的眼中没有了从前那灼热的渴望,炽热的可以将一切都融化的温度,再也没有了。

芥川冷冰冰的看着他,甚至强烈的抵触着,他想像从前一样伸手去揉揉芥川的头发,却被对方一闪躲过,罗生门护在周围充满着敌意的防备着他。

太宰无奈的举起手做出了投降的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

芥川早该恨他了,从他将芥川独自抛弃在黑手党的那一刻。

芥川能接受密医的检查,却不能接受他的肢体接触,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近不得,碰不得。

他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从前,看着芥川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红豆沙,时不时抬起头来看他一眼,然后又继续埋下头去吃着,他仍记得,那日的黄昏残阳如血,破碎的染红了大半的天幕,像那从三界边缘的荒芜之地开出的彼岸花映在芥川的身后,美极了。

好吧,是他把芥川丢下的,从前冷漠的对待芥川的也是他,他想从过往里的记忆中寻求一丝甜蜜的养分时,却什么也追寻不到,如今终于轮到他来尝食苦果了吗。

他无奈的苦笑着,看着芥川在离几米远处之外,浑身紧张的戒备着他。

芥川是该恨他的。

毕竟,最开始先离开的人,是他。

[六]

尽管芥川抵触他,可太宰仍有办法和芥川共处一室。

他可是最熟悉芥川的人啊。

[七]

如今每日早晨醒来,比指向六点整的时针更早映入芥川眼中的,会是一个人坐在他的床边,笑着看见他,说着“芥川君,早上好。”

然后,向他解释着眼前的一切。

芥川不喜欢眼前的男人,每每看见他总会引起心中的一股强烈的阻塞感,如同自己拼命隐藏着什么与这个男人所相关的事物,憋屈在心中无法言说。

他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张皇失措的远离着这个男人。

男人似乎是十分了解他的心思,刻意的为他留出了距离。

他即是感动又是尴尬,他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是不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看的透透的,会不会甚至暗地嘲笑。

[八]

芥川晚上向来睡不安稳,失忆后,太宰与他的第一次接触,便是在夜里,芥川满头大汗的皱着眉紧闭着双眼,他伸手拂过芥川的前额,却被一把抓住。

“太宰先生”
芥川在梦中呢喃,他的心却是猛地一跳。

芥川早将他刻进了骨血中,即是忘了,可身体依旧帮他记着。

[九]

时间真是可怕,一天天的消磨着,太宰觉得自己原本就空虚的心已经快被消磨殆尽了。

明明如今他天天看着芥川,却越发的难受,还不如从前看着芥川在各处点起的狼烟时心安。

他甚至尝试过和芥川聊天到深夜,可刚过凌晨,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耳边就又响起令他感到恐惧的那句话
“你是谁?”
芥川看着他,戒备着,冷漠的可怕。

他一瞬间极度自嘲的大笑起来,捂着肚子弯着腰,甚至眼角边溢出了点点泪珠,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苦涩。

芥川的心蓦地疼痛起来,混着那堵在胸口的不适,他一下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人停下了笑声,想伸手来摸他的头发,却停在了一半又收了回去,只是轻轻叹息的说着,“不早了,睡吧。”

芥川看着窗外漆黑的天空,没有告诉那人他多么期待那一刻,那人能将手伸过来。

[十]

时间过去很久了,太宰也不在期待芥川能恢复记忆。

太宰开始带着芥川去芥川常去吃红豆沙的那家店,看着芥川如记忆里一样,安静的吃着红豆沙的样子,他们可以在那里坐很久,然后聊一个下午,尽管大多都是太宰在说,芥川听着。

即是你记不住了,在漫长的将来,多少也给我留下可回忆的东西吧。

“芥川,出趟远门如何?”

“我…会忘记的。”

“没事,去吧,我们一起。”

“……好。”

那天芥川打包好了行李,写了一再便签贴在床头,明天和太宰先生一起远行,别问我太宰先生是谁,你知道的。

[十一]

一座不远的小镇,景色很美,民风纯朴。

唯一不巧的是,在回来的车上遇上了劫匪,太宰想着芥川身份特殊,若引来了警察这里又不在横滨,终究是有些麻烦。

于是,乖乖的举起了双手,随意的配合着。

莫约是这次抢劫中的大多数人是新手,见着第一次就如此成功,在搜身的时候激动的手一抖,刀子便血淋淋的戳进了太宰的身体。

对太宰来说是没什么,这样的小伤司空见惯。

落在一旁芥川的眼中,一切就不一样了。

罗生门一下暴走,世界被染成了红色,整个车厢除了太宰和芥川,无人生还。

太宰看了一眼芥川,随手处理着伤口,摇摇头向外走去。

“太宰先生!”

他听见芥川再叫他,有些像从前那充满渴望的声音。

他停住脚步,转过头去,看着芥川,忽然笑了。

芥川的眼中,不知何时又燃起了那可以讲将一切灼烧的炽热。

[十二]

“要回去了吗?”太宰看着收拾东西的芥川。

芥川停了下来。
感受着胸口的阻塞感渐渐碎开,化成甜蜜的爱恋。

芥川有些贪恋着看着太宰先生,他是不想回去的,不过这样禁忌的感情,呆在太宰先生身边会被发现的吧。

愚蠢的自己在失忆时,居然从未明白这种在胸口的悸动是那种名叫爱的东西。

“算了,芥川,留下来吧。”

……

“如果我不开口,你是会走掉的吧。”

……

“真是,从小到大都是这么麻烦啊。”

……

“不答应吗?”

“不,不是…”

“唉,好吧。非要我这么说吗?”

“诶?”

“我爱你啊,芥川,留下来如何?”

“太宰…先生”

“看吧,其实直视自己的感情,没有那么困难。对吧?”

“…嗯”
芥川垂下眼帘,嘴角勾起了掩不住的甜蜜。

end

最后一段是不是太牵强了。。
唉,人物不属于我,ooc属于我。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