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太芥「旧照片」

太芥:旧照片


手里的黑色相册有些沉重,芥川犹豫了许久,直到拿到手腕发酸,才打开翻看起来。

尽管他们在一起了,甚至同居了,但芥川对太宰先生的过去一无所知,如今一本太宰先生的过去相册放在他的面前格外的有吸引力。

前面大半都是太宰先生的单人照,偶尔夹杂着几张全员的合照,记忆中不知已尘封了多久的黑色风衣,从新擦亮放在眼前依旧格外清晰,颈间和手腕上的绷带到现在也是没有变化,芥川难得的想笑,那时候的太宰先生小小的,现在看,来意外的——可爱。
芥川继续翻着,照片渐渐地变成了双人照,而另一个人在芥川看来十分扎眼——织田作之助。

“织田作之助是你再努力一百年也打不过的人。”

太宰先生的话如惊雷在耳畔炸开,芥川手一抖,相册落在了地上,一张照片滑出,芥川弯腰拾起,看着照片,芥川觉得心头堵得发慌,这照片大概是偷拍的,角度并不好,是织田作之助倚在一个人肩头睡着是的模样,很放松,很安心。

心像是被钝刀割着持续着漫长而难耐的疼痛,被倚靠的人大概是太宰先生?芥川猜测着。

照片有些泛黄似乎历时已久,边角发毛卷翘大概是照片的主人常常拿出来看时磨蹭着的缘故,也是因为常常会拿出来看而只是将照片夹在相册里吧。

鼻腔里冲上一股辛酸,眨眨眼想要压下眼底的苦涩,他深吸一口气,在内心告诫自己别想太多,如今太宰先生已经和你在一起了,你还在要求什么?

蹲下身捡起黑色相册,小心的将照片放了回去,却无意间瞥见了照片背面右下角太宰先生熟悉的字体。

“我……”

后面几个字莫约是因为水或别的什么缘故而模糊不清。

我……

我的朋友?我的同伴?我……的爱人?

亦或是

我爱你?

心脏像是被小针扎着一般刺痛,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像整个人陷入了沼泽被黏糊糊制住。

他飞快的将相册塞回柜子里,关上柜子,背紧紧的抵着柜门,像是关了什么洪水猛兽。

酸涩从心房膨胀涌出,流遍全身,猜忌在心中疯狂增长,连同从和太宰先生同居以来的生活也变得不真实起来。

如果……是爱人,那么……我又算什么?


太宰发现芥川最近有些欲言又止。

“太宰先生”

“怎么了?”回头看见芥川躲闪目光

“没……没事”芥川扭过头去,微微蹙起眉头。

“想说什么就说吧,尽管我很喜欢芥川反复的深情的喊我的名字。”

“……我看见……照片了……织田作之助的那张”

“你想问我,那张照片下面的字吗?”

“是”

“那个啊……”太宰仰着头想着,似乎是有些难以回忆。

“我爱你”

“……是吗?”芥川一瞬难受的想哭“那我……”

“芥川”太宰忽然一脸严肃的叫着他,脸上是难以言说的认真“我爱他,甚至可以为他而死。”

芥川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如同被钢手制住,一点点的榨出血来。

“但是,我必须为你而活。”

“太宰……先生……”

芥川想自己真的可能要哭了。

end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