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敦芥】瘾 1~3

瘾(敦芥|警察敦×瘾君子芥)

无异能设定,假定横滨属于森先生生意的一个地区。

院长的事情有改动ヾ(◍ ° ㉨ ° ◍)ノ゙不过院长始终是对敦好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在学校想了好久的脑洞终于熬到周末了😭

第一次搞纯纯的敦芥……想想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呢😂


【一】


太宰治的死讯,还没来得及被第二天的报纸大肆的宣扬,来赞美警员们的英勇。就已经传遍了横滨。



于是,于此之后的第二个小时,横滨警视厅就发生了爆炸事件。



当正在休假的中岛敦听见赶来之时,只在街头看见一个身形削瘦纤长的男人穿着黑衣从半塌的警视厅里走出来,苍白的脸上沾着艳红的鲜血,更衬得他的脸色苍白如鬼魅,宛如炼狱爬上来的修罗。



寒意从脊髓漫上,沿着血液传遍全身。中岛敦僵在原地,脑中浮现出男人的名字和仅有的寥寥无几的信息——芥川龙之介,太宰治的徒弟。



他看着芥川知道,芥川登上拐角处的车时,才想起来追赶,不过只跑了几步却又停下,看着车子渐行渐远,甚至没有记下车牌号。



他满脑只都浮现着芥川那张沾满血污,白的如同鬼魅的脸上那双看上去冰冷肮脏的灰瞳,可他总觉得那双灰瞳里斥着泪水。



【二】



横滨警视厅很快发出了对芥川龙之介的通缉令,并快速恢复重建。



而在这无比忙碌之时,中岛敦依旧常常无端想起那双灰瞳,看上去冰冷淡漠,可中岛总觉得在那坚实的冰层下有着滚烫得热泪。



中岛敦在警视厅众人对芥川的辱骂下,默默一言不发的核对了死亡名单和那次参加了对太宰治围剿行动的任务名单,果然无一幸免。

【三】



芥川令中岛敦想起一件往事,他一直努力忘记一直无法释怀,如同一道伤痕至今还血肉模糊的烙印在心上,像是有一条毒蛇盘踞在这里,续腐烂着口。



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那是他不过刚入职不久,有一个对贩毒据点的清理遇到了一点阻碍需要,毒贩挟持了人质,需要他们增援。贩毒的据点是一栋废楼,在两方僵持间,他们从废楼另一端防守薄弱的地方悄无声息的潜了进去,解决掉一些守卫,摸到了毒贩的背后。



一切几乎进很的和演习一样顺利。却因为和中岛敦同届的一个新人不小心踢到了一粒小石子,而引起了毒贩的注意,当发现后面有人时,毒贩不犹豫地开了枪,人质倒下时,中岛敦认出那是孤儿院的院长,瞳孔猛的骤缩,毫不犹豫的举枪的开安全栓,就在他举枪的那一刻他的上司冲他大吼住手,而也就在这一刻毒贩也扳下了扳机扣,幸运的是没有了子弹,其他警员立即冲了上去,抓住毒贩。



他仍旧举着枪,死死地盯住毒贩,余光瞥见了同事们惊诧的眼神。



熟悉的恐惧感从心中爬起,那种在儿时孤儿院里被孤立,被作为异类看待的恐惧,而那时院长会摸着他的头说没事。而这一刻,他又一次站在他最恐惧的位子上,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中,可曾经对他说没事的人躺在眼前的血泊里,没了呼吸。



他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感到呼吸困难,血液流淌似乎也急促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放下了枪。
内心的恐惧还没有消退,愧疚又一点点的在心头生长,啃噬着他。



当众人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时纷纷夸赞他的美德,并拍着他的肩以示安慰。



没人知道他在清理现场时发现了一束花里那一张写着“恭喜你”的字条是哭了多久,也没有人知道他放下枪后明明白白的看清自己懦弱之后的挣扎了多久,他终是梦见院长问他,为什么不给自己报仇,然后他每晚从梦中惊醒,尽管他知道院长不会那样质问他,而会摸着他的头,同众人一样赞美他。可他仍旧不能心安。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报仇不是因为美德,不过是懦弱罢了。



她开始懦弱的逃避,选择了忘记。直到芥川的出现又撕开了,他溃烂已久的伤痕。



他想他或许是理解芥川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其实羡慕着芥川。



他似乎看了那条盘踞着的毒蛇,立起了身子,冲他吐着蛇信子。


tbc

人物不属于我,ooc属于我,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