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

【吴语伦比】磊伦(abo,双A)未见未闻(一)

@auguie 妹子点的au,我没写过abo,但是我想搞双A,我想慢慢写……(车和吃醋会有的!I promise!)

我真的掉粉了……真的好尴尬啊……😅……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吴语红着眼,磕上了哥哥的唇。

他的嘴唇在疼,嘴里的铁锈味刺激着他空白的大脑,让压抑的情绪在一瞬间炸开,粉身碎骨。

他放任自己的手紧紧的扣着哥哥的头,搂着哥哥的腰,舌头尝过哥哥唇的味道,然后在口腔中掠夺。伦比推不开他,但也没狠下心来咬他,到底是心软,被吴语吃尽了豆腐,还是不愿伤他分毫。

伦比对自己没什么期望,硬要说有什么,就是在交易了十年生命后,可以尽量多活几年,多看吴语几眼。

吴语想要的他都愿意给,只是从来没想过让吴语留在鸟不拉,吴语值得更好的,他一直这样认为。
他的生命已经过了大半,别让剩下的一半耽误了吴语。


吴语放开伦比时,伦比整个人软的几乎站立都很困难,缺氧。
他俩喘着气,吴语的眼睛还是红着的,他看着伦比,“哥,我难受。”

伦比从来不知道alpha也有发情期,至少他没有。
他手足无措的坐在在床沿边上,双手撑着着身体,他帮不了吴语,现在房间里两个alpha的信息素混乱在一起,闻起来像是战场上的硝烟。

最后还是吴语开口,他们才去了医院。

吴语自己进的诊室,伦比在外面等着。

医生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omega,当然,如果不想找,医院也有特定的抑制剂。

吴语说,好,就要抑制剂。

走的时候医生叮嘱道,自己注意点,别再受什么刺激。

吴语看着伦比下楼的背影,点了点头,受不受刺激,不是他说了算。


伦比到了车库坐在驾驶座上,才恍然觉得嘴唇有点疼,口腔里还有股血味,他舔了舔,原来磕破了流了点血。

他没法不去想吴语那个拙劣的吻混着信息素所留下的余韵,蛮横强势的侵占的味道,完全高水准的alpha。
不像他,和甄香的交易所带走的,几乎使他的信息素堕落到了低水准alpha边缘,靠近beta。

他自嘲的想着,如果再堕落一点,刚才说不定就会方便许多了。
胡思乱想了一会,吴语的电话打断了他,“哥,我今天不回来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伦比握住方向盘的指节因用力过度而有些泛白,尽管没人看得见,他还是笑着回答着,“好。”

吴语挂断的电话。
伦比像泄了气一般将头压在方向盘上,是了,没人会在软语香怀的omega和信息素缺失的alpha中去选择一个alpha,但是就算在omega和alpha之间选择,任凭谁会想要一个omega,他埋着头低低的笑着,心里却泛着酸。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吴语值得更好的,而脑中却又不可抑制的想起那个吻。

他刚刚开出地下车库,就看见吴语上了辆出租。
伦比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他只希望吴语去的不是他想的那个地方。

———

吴语刚刚下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就看见伦比在发呆,然后又拿纸巾擦了擦嘴唇,好像是流血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唇,什么事也没有,可他觉得那里在疼。
吴语想起医生的叮嘱。
摸出手机给哥哥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看见了哥哥的笑在听见他不回去时,吴语只觉得自己一下子被哽住了,心里一下一下的疼着,他什么也没说,转身上了电梯,挂了电话。



评论(18)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