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

【磊伦】未闻未见ABO(双A )2

————

吴语果然来的这里,在鸟不拉挺有名的一个alpha和omega云集的club。

伦比坐在车上仰着头,车顶离眼睛很近,短暂的距离感压迫着他,心烦意乱。
吴语的选择来已经够明显了,自己跟来干什么。
就为了自己心里那一点的小小的侥幸?

伦比盯着那扇人来人往进出着的门,下了车。

————

高水准的alpha就是吃得香。

导致吴语刚刚进门就开始后悔,omega们热情的迎上来,那些涌上来的omega的气味甜腻缠绵,他觉得闻起来齁的够呛,想转头就走,却不知道能去哪里。

他不能回去,他怕自己受了刺激,又伤到哥哥。
原以为有些事情可以瞒一辈子,他就在一旁守护着哥哥就好,没想着一直是哥哥护着他,为他而受伤。

他想着伦比,冷着脸推开了涌上来的omega。

刚寻了个角落里坐下,就听见走过来的两个男人大声地谈论,“没想到居然是个alpha,可惜了,生得细皮嫩肉的。”

“是个低水准的,快和beta差不多了,你要是真属意,就把他灌翻了……”那人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冲同伴笑笑,搂着肩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低水准alpha”吴语低声念道,“和哥哥一样。”

他起身,不知为何有种冲动想找到那两人口中的低水准alpha。

——————

伦比可没有吴语那样好的待遇,一进门就被omega簇拥着,不过他也只是来找吴语的。

“嘿”忽然有人挡住他的去路,“来喝一杯吗。”

“不好意思,我找人。”

那人拦住他,“什么人,我可以帮你找。”

“我弟弟,吴语,他穿了件……”

“吴语,这个名字好像刚刚听过,哦,我想起来了。”

“他在哪?”

那人再次把酒举到了伦比的面前,笑道,“喝一杯,我就告诉你。”

伦比拧紧嘴唇,他酒量不好,几乎一杯就倒,但是如果这样可以找到吴语,他还是愿意……

啪———

杯子碎在地上,酒流了一地。

“滚!” 吴语黑着脸,店里五彩斑斓的颜色映照在一旁的侧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种异样的愤怒。

那男人显然是被吓到了,嘴上仍不肯示弱的小声逼叨着“神经病,妈的,什么东西”,却快步走远了。

吴语转过身,微微偏了偏头,笑着眼神却是冰冷的,“哥哥,谁都可以吗?”
他声音不大甚至有些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道,伦比却在这燥热喧闹的空间中听的清清楚楚,一阵凉意窜上脊骨。
“吴语……”

“闭嘴。你再说话,我就吻你。”

伦比还未来得及做什么解释就被吴语搂上腰,蛮横的向外走去。

吴语从哥哥腰间摸走了车钥匙,把哥哥塞进副驾驶,自己座上驾驶位。

从酒吧到家,一路无话,吴语面无表情的生气,伦比望着窗外委屈。

走到家门口,吴语退了一步,示意自己没带钥匙,伦比上前开了门。

“钥匙都不带,还真不打算回来了。”憋了一路,他好歹终于有个理由发泄一下。

“不回来岂不正好,也不会误了哥哥的事。”

“胡说什么!误……”

吴语吻上去的时候,才真正的体会到哥哥的唇,柔软,带着丝丝甜味,试探的将舌尖深入,挑起哥哥的舌头,发出啧啧水声,他的手扣上伦比的后脑勺,环过哥哥的腰,将他圈在自己怀里,他像个贪得无厌的孩子,无止境的索取,贪恋着喜爱的玩具,死不撒手。

伦比的脸憋的通红,他包容着吴语的掠夺,口腔中的氧气毫无保留的被夺走,同从前一般,吴语掠夺的气息使他感到难受,一种全然压制的感觉,几乎是想要本能的逃脱反抗是时,吴语放开了他。

俯头到哥哥耳边,双手环再哥哥的身上四处游走,喘着气暧昧的低声道,“如果酒吧里那个男人可以,那是不是我也是可以对哥为所欲为。”

评论(1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