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中二病爱好者

昊欢 君归何处 一

昊欢(君归何处)

为了剧中的一些话来写的文

为了那句“不知为何,我与韩师弟一见如故。”

慢慢吞吞的剧情……


莫约是岳昊四岁时,他见堂中吵闹,便拉着身后的小厮问,发生什么事了。

小厮恭敬的答到,韩夫人有喜了。

有喜?岳昊眨眨眼,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却见人人喜上上眉梢的样子,便想着去看看,心道,总归是好事,不然大家何至于如此。于是,抬脚就向正堂走去。

岳昊前脚方才踏进正堂便被他韩伯父瞧见,笑着招手叫他过去。

岳昊过去时才见原来父亲也在。

韩伯父,父亲。脆生生的声音恭敬道。

韩家与岳家本是世交,两家家主又自幼交好师出同门,关系不然不比寻常。

昊儿,你要有小尾巴了。

父亲笑着看着他,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小尾巴?岳昊一脸惊恐的转头张望着完好无损的衣袍,紧张道,哪里?

岳、韩二人见他反应着实有趣,不由得忍俊不禁道,哪里是真长尾巴,是你韩姨要为你添一个弟弟了。

韩弟,你怎就说的清究竟是儿还是女,怎得昊儿就一定是得有个弟弟呢。

岳兄说的也是,内人也说这孩子不喜动,说不准是个女孩啊。

你瞧,是吧。可这不管无论是儿是女我们这岳韩两家的情确是不能断的。依我看不如这样,若是个男孩,就与昊儿拜为兄弟,若是个女儿,你我两家就结为姻亲,韩弟,你意下如何?

韩清微微一笑,拱手道,全凭岳兄做主。

岳昊听了半天也没懂是怎么回事,先向父亲与韩伯父告退,再去同韩姨道喜后,在回房的路上才问小厮,这是怎么回事。

小厮也絮絮叨叨向他说了大半天,不过这回他听明白,他是要有个新娘子了。

那……,岳昊看着小厮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一脸严肃的问道,那……那岂不是新娘子会和我抢韩姨做的点心?

少爷,小厮无奈的笑了,这可不是抢,您以后可都得让给人家了。

岳昊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不开心的向下拉着嘴角,哼,什么新娘子,他才不要呢。

不知是没见着自家少爷黑成一坨的脸色,还是存心的,那小厮又继续道,少爷,这以后可是要一生都要在一起的。

天,岳昊的脸小小的死亡了一会,那……那是不是这一生都吃不到韩姨做的点心了?

一甩衣袖,混着气愤与委屈快步奔回了房里,将自己卷进被窝里,心中顿时涌上一股酸涩的难受,眨巴着眼睛,极度的委屈的想到,如今新娘子要来了,没人要他了。



自此之后,岳昊每看见韩姨鼓起的小腹,心中总是一片悲凉,时而还会感到眼睛涩涩的,鼻头略略发酸。

而在这期间,岳昊也过了五岁的生辰。

终于等到有一天,众人在半夜被惊醒,说是韩夫人要生了的时候。

岳昊心头更是简直宛如刀割。
完了,他的好日子是到头了。

他耷拉着脑袋和众人在门外一起等待。

屋内响起了孩子的啼哭,看着大家都松了口气的样子,岳昊却更加的欲哭无泪,就没有明白他的悲痛的人吗?

接生婆抱着孩子出来,恭喜道,是个男孩。

岳昊登时抬起了头,开心的傻笑起来。

韩清接过孩子,看着,道,这孩子性静,可偏偏又是个男孩,不如单字为欢,有喜气热闹之意,愿日后你成长中不过分清冷孤寂。

岳掌门拍了拍韩清的肩,道,有昊儿做他兄弟怕是日后他想静也没法了。这也是实话,岳昊自打会走路起那会儿起,闯的祸就没少过。

顺势接过孩子,又道,快去看看弟媳吧,我让昊儿同他的兄弟认识认识。昊儿,过来。

岳昊见父亲叫他,连忙小跑过去。见父亲怀中抱着一物,急道,这是我兄弟?

岳掌门将孩子交到早在一旁候着的奶妈怀中,再抱起在一旁踮起脚蹦哒想看弟弟的岳昊,让他来认识一下。

岳昊一看,刚伸出的手僵在半路,奶娘怀中抱着的是一个像猴子一般长的皱巴巴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娃娃。

岳昊心道,怎会生的如此之丑,看他韩伯父怎的也是美如冠玉,韩姨虽不说有倾国倾城之姿也是风姿绰约,可这孩子却……

不过幸好,是个男孩,不是他的新娘子。



不过说来也怪,岳昊自打这孩子出世以来,便日日往那孩子那去。一呆就是半日,就瞧着韩欢,顺带连韩欢睁眼时,对那世界的第一眼也占了去。

岳昊喜欢他这弟弟的眼,就在他第一次睁眼时,他看见孩子安安静静的睁开那对如黑曜石的瞳,莹光流转,却偏又是那样静,连同时光也一起沉寂那在黑瞳中。

岳昊想起自己曾见过的最美的夜空,他却觉得他这弟弟的瞳是那夜空一层层的洗净后,再晕开的最纯净的黑。

孩子的肌肤早已不是一开始那皱皱巴巴如同猴子一般的难看了,幼嫩白皙且其触感远比那岳昊所触过的所有真丝制品还要令人爱不释手。

然而,岳昊不知从何时起就养成喜欢捏韩欢脸的习惯,一次被奶娘撞见,吓得急忙拍掉他的手,赶忙抱起孩子背对着岳昊,气道,小孩子的脸是不能捏的,日后长大睡觉时是要流口水的。

于是,岳昊只好每次趁奶娘不在时,偷偷的捏一下。

tbc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