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璃

求求石墨和老福特别玩我了……😭😭😭

【磊伦】未闻未见ABO(双A )2

————

吴语果然来的这里,在鸟不拉挺有名的一个alpha和omega云集的club。

伦比坐在车上仰着头,车顶离眼睛很近,短暂的距离感压迫着他,心烦意乱。
吴语的选择来已经够明显了,自己跟来干什么。
就为了自己心里那一点的小小的侥幸?

伦比盯着那扇人来人往进出着的门,下了车。

————

高水准的alpha就是吃得香。

导致吴语刚刚进门就开始后悔,omega们热情的迎上来,那些涌上来的omega的气味甜腻缠绵,他觉得闻起来齁的够呛,想转头就走,却不知道能去哪里。

他不能回去,他怕自己受了刺激,又伤到哥哥。
原以为有些事情可以瞒一辈子,他就在一旁守护着哥哥就好,没想着一直是哥哥护着他,为他而受伤。

他想着伦比,冷着脸推开了涌上来的omega。

刚寻了个角落里坐下,就听见走过来的两个男人大声地谈论,“没想到居然是个alpha,可惜了,生得细皮嫩肉的。”

“是个低水准的,快和beta差不多了,你要是真属意,就把他灌翻了……”那人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冲同伴笑笑,搂着肩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低水准alpha”吴语低声念道,“和哥哥一样。”

他起身,不知为何有种冲动想找到那两人口中的低水准alpha。

——————

伦比可没有吴语那样好的待遇,一进门就被omega簇拥着,不过他也只是来找吴语的。

“嘿”忽然有人挡住他的去路,“来喝一杯吗。”

“不好意思,我找人。”

那人拦住他,“什么人,我可以帮你找。”

“我弟弟,吴语,他穿了件……”

“吴语,这个名字好像刚刚听过,哦,我想起来了。”

“他在哪?”

那人再次把酒举到了伦比的面前,笑道,“喝一杯,我就告诉你。”

伦比拧紧嘴唇,他酒量不好,几乎一杯就倒,但是如果这样可以找到吴语,他还是愿意……

啪———

杯子碎在地上,酒流了一地。

“滚!” 吴语黑着脸,店里五彩斑斓的颜色映照在一旁的侧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种异样的愤怒。

那男人显然是被吓到了,嘴上仍不肯示弱的小声逼叨着“神经病,妈的,什么东西”,却快步走远了。

吴语转过身,微微偏了偏头,笑着眼神却是冰冷的,“哥哥,谁都可以吗?”
他声音不大甚至有些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道,伦比却在这燥热喧闹的空间中听的清清楚楚,一阵凉意窜上脊骨。
“吴语……”

“闭嘴。你再说话,我就吻你。”

伦比还未来得及做什么解释就被吴语搂上腰,蛮横的向外走去。

吴语从哥哥腰间摸走了车钥匙,把哥哥塞进副驾驶,自己座上驾驶位。

从酒吧到家,一路无话,吴语面无表情的生气,伦比望着窗外委屈。

走到家门口,吴语退了一步,示意自己没带钥匙,伦比上前开了门。

“钥匙都不带,还真不打算回来了。”憋了一路,他好歹终于有个理由发泄一下。

“不回来岂不正好,也不会误了哥哥的事。”

“胡说什么!误……”

吴语吻上去的时候,才真正的体会到哥哥的唇,柔软,带着丝丝甜味,试探的将舌尖深入,挑起哥哥的舌头,发出啧啧水声,他的手扣上伦比的后脑勺,环过哥哥的腰,将他圈在自己怀里,他像个贪得无厌的孩子,无止境的索取,贪恋着喜爱的玩具,死不撒手。

伦比的脸憋的通红,他包容着吴语的掠夺,口腔中的氧气毫无保留的被夺走,同从前一般,吴语掠夺的气息使他感到难受,一种全然压制的感觉,几乎是想要本能的逃脱反抗是时,吴语放开了他。

俯头到哥哥耳边,双手环再哥哥的身上四处游走,喘着气暧昧的低声道,“如果酒吧里那个男人可以,那是不是我也是可以对哥为所欲为。”

磊伦
强行标记
(动作有参考)
觉得邓游戏和磊侦探的衣服特别好看……

【吴语伦比】磊伦(abo,双A)未见未闻(一)

@auguie 妹子点的au,我没写过abo,但是我想搞双A,我想慢慢写……(车和吃醋会有的!I promise!)

我真的掉粉了……真的好尴尬啊……😅……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吴语红着眼,磕上了哥哥的唇。

他的嘴唇在疼,嘴里的铁锈味刺激着他空白的大脑,让压抑的情绪在一瞬间炸开,粉身碎骨。

他放任自己的手紧紧的扣着哥哥的头,搂着哥哥的腰,舌头尝过哥哥唇的味道,然后在口腔中掠夺。伦比推不开他,但也没狠下心来咬他,到底是心软,被吴语吃尽了豆腐,还是不愿伤他分毫。

伦比对自己没什么期望,硬要说有什么,就是在交易了十年生命后,可以尽量多活几年,多看吴语几眼。

吴语想要的他都愿意给,只是从来没想过让吴语留在鸟不拉,吴语值得更好的,他一直这样认为。
他的生命已经过了大半,别让剩下的一半耽误了吴语。


吴语放开伦比时,伦比整个人软的几乎站立都很困难,缺氧。
他俩喘着气,吴语的眼睛还是红着的,他看着伦比,“哥,我难受。”

伦比从来不知道alpha也有发情期,至少他没有。
他手足无措的坐在在床沿边上,双手撑着着身体,他帮不了吴语,现在房间里两个alpha的信息素混乱在一起,闻起来像是战场上的硝烟。

最后还是吴语开口,他们才去了医院。

吴语自己进的诊室,伦比在外面等着。

医生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omega,当然,如果不想找,医院也有特定的抑制剂。

吴语说,好,就要抑制剂。

走的时候医生叮嘱道,自己注意点,别再受什么刺激。

吴语看着伦比下楼的背影,点了点头,受不受刺激,不是他说了算。


伦比到了车库坐在驾驶座上,才恍然觉得嘴唇有点疼,口腔里还有股血味,他舔了舔,原来磕破了流了点血。

他没法不去想吴语那个拙劣的吻混着信息素所留下的余韵,蛮横强势的侵占的味道,完全高水准的alpha。
不像他,和甄香的交易所带走的,几乎使他的信息素堕落到了低水准alpha边缘,靠近beta。

他自嘲的想着,如果再堕落一点,刚才说不定就会方便许多了。
胡思乱想了一会,吴语的电话打断了他,“哥,我今天不回来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伦比握住方向盘的指节因用力过度而有些泛白,尽管没人看得见,他还是笑着回答着,“好。”

吴语挂断的电话。
伦比像泄了气一般将头压在方向盘上,是了,没人会在软语香怀的omega和信息素缺失的alpha中去选择一个alpha,但是就算在omega和alpha之间选择,任凭谁会想要一个omega,他埋着头低低的笑着,心里却泛着酸。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吴语值得更好的,而脑中却又不可抑制的想起那个吻。

他刚刚开出地下车库,就看见吴语上了辆出租。
伦比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他只希望吴语去的不是他想的那个地方。

———

吴语刚刚下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就看见伦比在发呆,然后又拿纸巾擦了擦嘴唇,好像是流血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唇,什么事也没有,可他觉得那里在疼。
吴语想起医生的叮嘱。
摸出手机给哥哥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看见了哥哥的笑在听见他不回去时,吴语只觉得自己一下子被哽住了,心里一下一下的疼着,他什么也没说,转身上了电梯,挂了电话。



【吴语伦比】鸟不拉市(乡村)爱情故事4


我…今天早上很兴奋的起床……憋了一上午……
一辆破烂婴儿车送个大家,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那个垃圾文笔就行(给大家比小心心❤️❤️哦~


还有就是有个问题想问大家,我是不是每一节有点太短了……

————

4.

吴语想,恐怕再也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时候了。

整个身子僵直的立着,他咽了口口水,“哥”

“是房间太热了吧,我去关空调。”

“哥。”吴语整个人把伦比缠住,从背后抱着伦比,头埋在颈间,闷闷道,“别走。”

伦比似乎被吓到了,僵直在那没有动,只是手死死的扣在吴语的手臂上。

伦比感受到尾椎那里被什么炽热而又坚硬的物体戳着,他知道是什么。

他应该感到害怕,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可他没有,只觉得前几夜里,他费劲心思建立起来的理智一下子荡然无存,就连因为弟弟有了女朋友,自己可笑的失眠,也仿佛有了理由。

“好,不走



鸟不拉市旅游中心

【吴语伦比】鸟不拉市(乡村)爱情故事3




对不起,虽然没有什么说什么会更但还是希望每天都可以写一点,但是今天因为一些原因好像写的有点短。

真的特别谢谢可爱的小伙伴们给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评论,爱死你们了。(笔芯

ps:香姐说可能还想多吃几天盒饭

———


3.
伦比敲了敲吴语的房门,他带了瓶药,他记得今天中午吴语过来帮他顺气的时候撞到桌子上了,还挺狠的,吴语自己也没在意,吃完饭就溜了。

吴语太忙了,毕竟领着整个节目组,不像他,一个人。

他等了会,没人开门,估计是吴语不在。

夜风刮进楼道里,伦比不禁打了个颤,他本想着把药放在门口,可又怕吴语根本不把那点小事放在心上,他还是觉得自己再等等,或者先回去加件衣服。

刚刚走到楼梯就迎面碰上和甄四八一起上楼的吴语。

———

吴语看见伦比站在楼梯口拿了瓶药。

“哥,你怎么来了?”这么晚在外面晃荡,还不多穿点衣服。

“我以为你回房间了,看你今天中午磕到了。带了点药给你。”

“那个…不好意思。”甄四八小心翼翼插了句话,“你们聊,我先回去啦。”走了两步又转回来道,“别站在楼梯口,那里风大。”

“哥,去我房间。”吴语三两步便跑到伦比身边,搂着肩一起回了房间。

吴语回房间就开了空调,制热,最高温度,热的吴语脱的只剩一条裤衩。

伦比有些看不下去,想去关了空调,说自己穿的足够多了。

结果是被吴语相当坚定的拒绝了,理由是吴语自己病了伦比还可来照顾他,但伦比生病他却没办法。

伦比拗不过他,只得叫他乖乖把腿伸出来上药。

撞在右腿内侧膝盖上一点的地方,确实有点严重,都有点发乌。

伦比觉得下次一定要给餐厅老板建议把所有桌子改成圆角的。

———-

伦比一心放在弟弟的伤上,完全没觉得自己和弟弟的姿势有多怪异和……色/河蟹/情。

吴语微微仰坐着张开双腿,伦比盘坐着,双手扶着弟弟的腿还揉着内侧,头靠的极近吹着伤着的地方。

伦比看不见这画面,可吴语看得一清二楚。

———

有人曾说,喝一点酒再将自己泡在热水里,是最清醒也是最容易冲动的时候。

很不巧,吴语在泡在这巨热的房间之前,又和甄四八小姐喝了一点酒,而甄四八小姐似乎对鸟不拉的啤酒十分热衷。

———

吴语对未来的规划其实很简单,和哥哥生活在一起,给哥哥更好的生活。

当初他刚刚离开哥哥去大学学习时,无论发生什么只要一想起哥哥就会感到很开心,一想到以后可以一直和哥哥一起就会有种溢满的幸福感。

有过寝室的哥们见他时常对着一些卡片傻笑,就开他的玩笑,恋爱中的男人。

那时他没想什么,可现在他却不自觉的开始想,他爱上了自己的哥哥?

他没有承认,可也不打算否认。

而当伦比一抬头就看见一个支起的小帐篷时,是相当尴尬的。


【吴语伦比】鸟不拉市(乡村)爱情故事2

我……居然第二天就更了?!

感谢每一个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评论的小可爱们,你们给我的每一点feedback都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忽然想认认真真的回去把前几期都重温一下,让我死在糖堆里吧。(幸福的晕死过去……

还有弱弱的问一个题外话,有…有人看那个…暗夜古宅密室逃脱的吗?(没…没有的话请无视掉它)

———


2.


吴语起了个大早,在鸟不来香水铺外晃荡,街上的店大多都还没开门,许愿池旁表演杂技的黄逗倒是来了,见了晃荡的吴语,邀请他进来坐会。

吴语倒不好意思真在那坐着,便帮着黄逗摆弄着道具。

他开了个箱子,里面没装什么表演用具,倒是有不少墨镜,吴语心道,哟,黄老师这一把年纪还耍帅。他好奇的翻了翻,居然还有导盲犬证。

“黄老师,您家里有盲人吗?”

黄逗转身见他原来是开了那个箱子,忙过来顺便拿走箱子,解释道,“没,是我以前眼睛不好。”

街上的店开门了,吴语看见伦比进了香水铺,而黄逗这边也没什么要忙的了,就说自己打算去吃早饭,黄逗说自己也没吃,咱们一起去吧,那边有家店不错。

吴语表示想在这里附近吃,剧组快开工了。

黄逗点点头,指着香水铺对面一家餐馆说,那家的豆浆不错。

吴语特意选了一靠窗的位置,他可以看见香水店里的伦比。

伦比似乎又没睡好,脸色不太好看。
香水店的所有事情几乎都是伦比一个人在打理,清洁,进货,记账。

吴语一下子觉得,自己离开哥哥太久了,他想起很久以前哥哥给他做饭连醋和酱油都分不清,还被低几个年级的自己嘲笑数学太烂。
这些年他对哥哥关心仅仅限于那LED屏幕上的几条消息,和自己一腔热血地想让哥哥过的好,就这样吴语忽然觉得自己自欺欺人的过了这些年,而他对哥哥这么多年的生活一无所知。

“喂,看啥呢?”黄逗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啊,没什么。”吴语回过神来,盯着自己的哥哥看会被当成什么,变态?偷窥狂?还是没长大离不开哥哥的小baby?

“哦,原来是美女啊?”黄逗转头看着突然来了一句。

什么?!吴语被刚喝进去的豆浆呛了一口,心道,黄老师这什么眼神。

当他抬头时,他看见哥哥替一位美女接了行李,还礼貌地为她开了门。

他想他知道黄老师说的美女是谁了,甄香。

———

吴语这一天都心不在焉的,时不时就朝着香水铺瞄几眼,连向来迟钝的马澜珊都发现了,甄四八看不下去了,趁着空隙跑过来锤他,“干嘛呢?人家黄老师是没女朋友才敢盯着别人看,你女朋友在跟前呢。”

吴语看了看黄老师,带着墨镜都被发现了,真菜。

甄四八看他在看黄老师,忽然道,“要不我也给你找一个墨镜?”

吴语望着她,表情相当纯良的点了点头。

———

遇上甄香真是今天最糟糕的事,不,是这辈子最倒霉的事。
吴语忿忿的在吧台付了钱,为什么他和哥哥一起吃的午餐要多出一个女人?

当他走回座位时,看见甄香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伦比的旁边,他忽然想起以前学校里有人说过,情侣吃饭回并排坐,而哥们才回面对面坐。

吴语刚刚坐下,而黄逗又不知从哪来钻了出来,对着吴语道,好巧,你们也在这里吃饭?

吴语心道,巧什么巧,你从甄香走出店门就跟着她了,能不巧吗?

“一起吃吗?”热情的伦比问道

“好啊。”黄逗开心的坐下,似乎等这句话等了很久。

“磊磊,这位是我老板,甄香。”

“你好。”甄香礼貌的伸手,吴语也只是象征性的握了一下,笑道“甄老板好,我是吴语。”

“诶,那个阿香老板你好,我叫黄逗。”黄逗朝她笑眯眯的挥着手,样子别提有多热切了。“就在你隔壁,那个杂技铺就我的。”

“我知道,你们家酸奶特别棒,我特别喜欢。”

“好啊,要不今晚我给您送一箱过去。”

“不了,谢谢我可能过几天就又要走了,就不麻烦了。”

“噢,这样啊。”

“冒昧问一下”黄逗忽然坐端正,还捋了捋头发,单手撑着额头道,“那您有男朋友吗?”

甄香脸忽然红了,又很快淡然道,“以前有过,后来分手了。”

“那您前男友是您旁边这位吗?”

伦比本来静静的看着黄逗撩妹,没想到会扯到自己身上,然后,激动地被自己的口水呛住,愣是憋得双颊通红,伦比本来就因为病的原因皮肤比寻常人更苍白些,由红色衬这倒格外好看。

吴语绕过桌子,帮伦比顺气,黄逗看着,这两人在一起的画面,反而觉得比吴语和甄四八在一起时还要显得更加扎眼,有一种……对单身狗的巨大暴击。

甄香看着伦比没事了,有些自嘲的笑着回答黄逗道,“没有,不是他。”






吴语伦比)鸟不拉市(乡村)爱情故事1

我是大侦探,剧情有改动。

没有甄四八事件,假装她只是个普通girl

吴语伦比真的太好磕了,磊磊情商真高,太会发糖了。哥哥的易受惊吓的体制简直太可爱啦……

他们怎么这么好磕呢……(捂心平躺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1.



吴语看见纸条时,大脑是一片空白的。
以至于他是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的都不知道了。

他坐在床沿,望着窗外发着呆。当过往与哥哥在一起的回忆翻涌过时,他竟觉得委屈和止不住的心疼。

他对未来所有的幻想因为这哥哥的一纸契约,而全部无法实现。

他想找哥哥问个明白,可看着每日穿着花衣裳笑容满面的哥哥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他害怕答案太冷,连哥哥屋里的炭火也暖不了。

吴语揣着心事,伦比没看出来,甄四八倒看出来了。

“有心事?”节目录完的那天晚上,甄四八拿了两瓶啤酒,她往吴语手中塞了一瓶,碰了一下,自己喝了一口。

“没。”吴语开了啤酒,泡沫不小心溅到了手上。

甄四八摸出纸给他,“你有什么可以和我说,”她顿了顿,忽然瞧向一边笑的灿烂,还挥了挥手,“毕竟我们现在是情侣关系。”

“谢了,大光圈还在偷拍你?”

“啊?不是,刚才那人是你哥。”

—-

吴语没告诉过伦比,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尽管这个女朋友是个暂时,帮甄四八演的一出戏,为了骗大光圈。

他只是私心的不希望伦比知道,就好像是他背叛了伦比一样。

他去到伦比的房间门口,想去解释一下他和甄四八的关系不是伦比看到的那样,可又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他现在与甄四八又的确是情侣关系。

他以为第二天伦比会问他和甄四八,可伦比没有,当他主动提起这个话题时,伦比只是笑笑道,你大了。

吴语心里忽然空了一块,像被人硬生生的夺走了,他不知道是谁,或许是哥哥契约单上另一个名字,甄香。

——

吴语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事,关于甄香,他猜测着甄香有多漂亮,有多温柔和哥哥有多般配,他开始睡不着,坐起身深呼吸,想着清空大脑,却又止不住的想到哥哥把曾经给过自己的温柔又都给了她,一个在他不再时,偷走哥哥关切的女人。

他气得一挥手扫下桌子上的所有东西。他气了一会,可又不得不下床收拾这些玩意。

有人啪啪啪的敲着门,冲他吼道,“大晚上还TM睡不睡了!”

吴语捡着东西,正在气头上,也冲门外吼道,“TM关你屁事!”

—-

吴语一晚没睡,完美的观看到了鸟不拉市的壮丽日出,从出生到现在的第一次。

吴语到片场就看见了来探班顺便送个早餐的哥哥,伦比苍白的脸上也挂了两个相当明显的黑眼圈。

吴语心疼的问道,“昨晚没睡好?”

“嗯”伦比打着哈欠回答着,“昨晚不知道谁发神经,大半夜的摔东西,还闹了一夜。”

吴语一瞬间忽然很想给自己来两拳。

“磊磊,过两天我老板要回来了,我要在店里,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记得吃早饭。”

吴语听完瞬间精神抖擞,心道,大 boss出现了。